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christianconcern.com/news/school-governor-suspended-for-questioning-lgbt-education/

校監因質疑同性戀和跨性別教育而被停職

School governor suspended for questioning LGBT education

2019年10月16日

一名擁有40年護士工作經驗的基督教學校的校監被停職,因為她質疑:在學校圖書館引入「學校驕傲月」和LGBT主題書籍時,為什麼學校沒有與父母進行適當的商議。

自1990年代初以來,現年74歲的莫琳·格里菲斯(Maureen Griffith)夫人一直是北倫敦布倫特(Brent)市奧北屯社區學校(Alperton Community School)的校監。她在那裡幫助制定了學校的課程,開創了學校的健康和安全政策,並引入了更好的殘疾人通道。格里菲斯夫人熱衷於讓她的社區變得更好,同時對孩子們抱以深深的愛,數十年來,她也為學校中來有困難背景的孩子們提供建議和指導。

 

熱衷於有所作為

格里菲斯夫人成長於英國統治下的巴貝多(Barbados),是11個兄弟姐妹中的老大,她的志向是來英國接受培訓成為一名護士。1964年,年僅16歲的她到達倫敦,完成培訓後,在尼斯登醫院(Neasden Hospital)擔任普外科護士。她有了家庭並找到教會後,牧師推薦她成為一所學校的校監。

格里菲斯太太具備對細節一絲不苟的態度,注重用正確的方式做事,她總是在開會之前要求提供任何相關檔的紙質影本,以便可以對所有內容進行適當的細緻的檢查。2019年5月1日的課程和標準會議也是採取這種做法。她在會議之前收到了一本來自學校圖書館的小冊子,那裡的新員工計畫為下一學年的LGBT驕傲月介紹特定類型的閱讀清單。

 

沒有與父母進行商議

格里菲斯夫人說:「在會議上,我提出在之前的任何一次會議上都沒有提到過將LGBT書籍和驕傲月引入學校。我說在沒有與父母進行協商的情況下,那些帶有宗教背景的孩子們的家長將會提出抗議,不願意讓他們的孩子接受這種形式的性教育。我敦促他們考慮這些家庭,並補充說,作為父母,我自己不希望我的兒子們讀LGBT書籍或參與到LGBT驕傲月。

當我這樣說的時候,一名工作人員站起來離開了房間,學校的書記開始對我怒吼:『看看你做的好事,你太過分了,你讓他感到冒犯。』隨後她告訴我,我應該接受所發生的一切,因為這是法律。

我知道在場的員工中有人很高興我提出了這個問題,因為他們自己感覺無法這樣做。在此之後,我了解到當場有兩個人抱怨我所說的話。」

 

「最後手段」的停職

2019年5月21日,格里菲斯夫人收到學校書記喬·薩塔爾(Jo Sattaur)的一封信,告訴她,她「違反了《校監行為守則》,並在公開會議上發表了憎惡同性戀的言論,對員工構成了冒犯。」

信中解釋說,她已經被停職,一項調查將會開始,而「監督委員會(governing board)只有在尋求用更具建設性的方式解決任何困難或者糾紛後,才會使用停職/撤職作為最後的手段,」信中還說:「在所有公立學校中,學院信託委員會決定,在緊急情況下,如因履行職責延遲而可能嚴重損害學校、學生、家長或者員工利益時,准許理事會採取行動。」

在向基督教法律中心(Christian Legal Centre)尋求幫助後,格里菲斯夫人寫信給學校,以回應被停職的情況,詢問對她的指控的詳細資料,並詢問她說了什麼竟導致這樣的攻擊。

她寫道:「我謹邀請您重新考慮對我的停職。正如您所說,行為準則指出,停職是『最後的手段』,只有在絕對必要時才使用。誠然,只有在嚴重不當行為的情況下,停職才是必要和適當的手段,而不是因為有人反對某個意見。」

格里菲斯夫人在基督教關懷中心(Christian Concern)聯合創始人,英帝國勳章(MBE)獲得者埃德·歐姆巴(Ade Omooba)牧師的陪同下參加了7月3日在該學校舉行的一次會議,並確信這一流程將得出「迅速的結論」。但是,三個多月後,格里菲斯夫人仍然沒有聽到任何消息。

 

不允許審查

「我的母親總是教育我,做事情必須按正確的方法。」格里菲斯夫人說:「因此,無論是作為一個護士負責患者的安全,還是作為校監負責孩子的教育和塑造學校環境,我的工作都是注意別人沒有注意的事情。在一些會議上,可能有人想強行推動某些事情,我進行仔細的審查,這引發探討、辯論並就正確的前進方式達成共識。」

「當他們告訴我,因為我對LGBT驕傲月的引入進行審查而表達了『憎惡同性戀』時,我不得不回家看看它的含義。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從沒想到我會是『憎惡同性戀』或害怕某些事情。我的頭腦中不會出現這些東西。

但是現在關於這項LGBT議程,不僅在學校,而是在整個社會中,都沒有討論,沒有質疑,只有單方面的民主。

我喜歡參與到教育以及學校關於正在進行事情的計畫中。但是,我在整個局勢中都處於平安的狀態。我不感到煩悶,我只為這個國家正在發生的事情而感到難過。

我對耶穌的信仰對我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無論在好的時候還是壞的時候—這是我的終極信仰。沒有他的幫助,我什麼也做不了,他使我的重擔減輕了。這就是我媽媽教我長大的方式。」

 

沒有人可以免於懲罰

基督教法律中心首席執行官安德里亞·威廉姆斯(Andrea Williams)說:「這所學校發生的事情是我們整個社會正在發生的事情的縮影,它向教師、校監和學生們傳達了明確的信息:如果您反對LGBT議程,將被封殺和懲罰。

沒人可以逃脫這種懲罰,即使是一個70多歲、善良的、充滿愛心和同情心、一生致力於照顧他人、增加孩子的生活機會、改善了她社區的女人也不能倖免。

僅僅由於質疑具有LGBT主題的書籍是否適合學校圖書館,並詢問家長是否得到了適當的商議,就遭受此等譴責,決不可以姑息這種做法。我們呼籲學校恢復格里菲斯夫人的職位,並發表詳實的道歉聲明。」

 

分类:同性恋运动的洗脑教育
点击数: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