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我們的確存在! ---你從不知道的陰謀

We Do Exist! …. and the Plan That You Never Find Out

翻譯自 translated from http://www.restoredhopenetwork.com/index.php/resources/articles/homosexuality/9-we-do-exist

by David Kyle Foster博士  Founder, Mastering Life Ministries

 

david kyle

電影《鐵窗喋血》(Cool Hand Luke)其中一個經典場面:獄警對飾演囚犯的保羅紐曼(Paul Newman)說:「這裡的問題,在於事情不為人知。」

這句經典對白可以描述今日文化之情況-不少人以各種方法治癒了同性戀傾向,但此類個案往往不為人知。這不僅是宣傳問題,而是過往30多年來,一直有人精心策畫誤導公眾,令人以為同性戀傾向是天生、不可改變的,令大眾覺得同性戀者也如常人般健康愉快。

今天大多數人相信這謊言,因為他們透過傳媒,甚至在教育體制裡學的,就是這種說法。甚至有許多教會聽信此等謊話。這種說法無異天馬行空,所以能落地生根,全因各種勢力為之護航,儘管偶有實證(如科學研究、醫學數據、神的話等)似能解此魔咒,卻只像曇花一現。就像《綠野仙蹤》裡的大巫師原來不過裝神弄鬼的騙局,可惜沒有人想知道真相。

散佈此種謊言者,控制了95%傳媒(包括大部份世俗保守派傳媒),令真相難以冒出頭來。就好像給下了魔法一樣,每有人質疑這種謊話,全都被消失,Facebook(面書)留言消失,YouTube影片被刪除,apps(應用程式)被下架…沒有人能知道真相-那些「思想警察」認為,這樣對我們最好。

傳媒偶爾也會假裝持平開放,舉例,他們會邀請某個前同性戀者上清談節目講過往經歷,令公眾覺得傳媒持平。然而觀眾看不見的是,那些節目幕後運作的騙局。前同性戀者獲邀上電視,通常會以為節目公正,容許公開討論,電視台會告訴他,會安排一名異見者發言,讓大家討論。到那個受訪者到達現場,才發現被多名持相反立場人士重重包圍,他每次發言,其他人都大叫大嚷,叫喊聲淹沒他的論點;且反對者發言機會往往多兩三倍,他們可以盡情攻擊前同性戀者的人格與信念。受訪者要是提出難以反駁的有力論據,電視台通常會把這段剪掉,令觀眾看不到。錄影此類節目時,現場觀眾通常擠滿同運份子和自由派,他們的現場反應,令家庭觀眾有此印象,就是大眾都不認同前同性戀者的說法。實情是,以上種種不過煙幕。

幾年前我獲邀上某個收視率甚高的清談節目,就得到如此待遇,實在令我失笑。可以說,講求節目論點持平的時代已過。節目直播前一天,他們先給我和反對派人士分別做錄影訪問,然後用這些錄影片段製作蒙太奇,待翌日插播。錄影當天,幾個導播在鏡頭後問我一連串問題,好幾次我答到一半就被制止,然後說我不能這樣答,甚至幾次告訴我應該那樣答;因為我對討論對手太有禮、太公道,令他們很不爽。錄影途中,主導播甚至大喊:「你要將他置諸死地!」(指那個支持同性戀的受訪者,翌日我會與他同場出現。)他們想我飾演頑固派基督徒,好令觀眾反感。我當然不從,不會跟他們的劇本演;他們就重覆問我同樣問題,剪接時斷章取義,令我看似這樣那樣說,其實我根本沒說過這種話。他們簡直連假裝持平都省下了。電視台製作節目的目的,是將前同性戀者塑造得荒誕頑固,將同運份子塑造成聖人。至於真相如何,他們才懶得理會。

騙人的種籽其實已播下許多年,這一切,始於Marshall Kirk與Erastus Pill於《克里斯多福街》雜誌(Christopher Street)1984年12月號撰寫的一篇文章;繼而是Kirk與Madsen的書《舞會之後》(After the Ball,是同志界暢銷書,大談同運份子如何用傳媒顛覆當時文化對同性戀的固有看法。上述文章與書籍所提方法,已經完美實踐,而且相當成功。很不幸,美國大多數異性戀者懵然不知自己已經入局;上述策略沿用至今,且影響深遠。

Kirk與Pill在文章裡寫道:「同運群體要有計策,以攻克直民的主流價值觀。計策要經過巧妙計算,要一擊即中…操縱手段要完美,才能拿下強敵。」他們後來稱此為「宣傳」計策。二人吹噓道,爭取同運權益所以節節取勝,「是民選官員還政治債」,也在乎「選舉勢力與枱底政治技巧」。

他們的計策,包括策畫全套運動,令美國民眾對這個議題「不那麼過敏」,方法是,找來許多人支持同性戀,多談這個話題,令公眾「漸趨麻木,不再那麼在乎同性戀」;背後理念是「慣見亦尋常」。他們說,「要低調處理性愛環節,將同志權益壓縮成抽象的社會問題」。

他們倡議好好利用傳媒,視之為「通往直民私人世界的『木馬』」。至於木馬進城後,特洛伊城有何下場,還用我說嗎?

他們建議「盡量多談論,以攪混道德清流」;「削弱恐同的教會之道德權威,利用最新的心理學發現,將他們描繪成落伍的老土怪」。因此,他們衝擊美國心理學聯會及其他專業組織之方法,並非靠科學來改變政策,而是靠抗議、藉著同性戀者滲透組織,來削弱各種權力架構。

文章續說其策略,必須「將同性戀者描繪成需要保護的受害人,使直民自願充當保護者角色」;「若是與受害人形象相衝突」,應該暫時壓低自豪同志之形象。又寫道:「要讓主流人士覺得,同性戀者不過受命運播弄,大多數人不由自主,不能擺脫其性傾向」,因此「並無道德責任」。作者另文亦說:「須將同性戀者描繪成社會受害人。」

他們說,在「公眾運動」(是他們用詞)擔當表演角色的同性戀者,必須「一表人才,按直民標準稱得上人見人愛…看起來與我們的目標民眾並無二」。後來他們形容此運動為「宣傳伎倆」,並建議:「此運動,不應要求民眾直接支持同性戀行為,只要高舉反歧視議題」,作者嘆道:「同志群體勢弱,必須運用弱者的操控手段,包括博同情。」

他們提到一種威脅伎倆-必須「抹黑加害者」(他們稱信聖經的基督徒為主要「加害者」),「要詆毀他們」,「抹黑反同人士,令一般美國民眾與之劃清界線」。他們提議,將反同人士刻畫成「頑固的美南傳道人,歇斯底里口沫橫飛到一個程度,像是精神錯亂又帶點喜感」,使反同派看起來像暴徒流氓,吹噓自己曾經(或者打算)殺死幾個「基佬」;或者塑造成納粹黨。總言之,策略旨在「於全美眾目睽睽之下醜化加害者」。

運動策略之一,是「與廣播公司及新聞機構達成枱底協議」,以增加曝光率。甚至提出,應派出毫無勝算的同性戀者參選公職,在選舉前退選並支持實際最有可能贏的候選人,令該候選人挺同。

最後提到的操縱傳媒伎倆,是塑造「可親祖父母形象」的同志角色,「處境要戀家而親切」,看似肯定家庭價值。也可以學摩門教般拍攝廣告,塑造清純形象。他們提醒,運動應「強調同志戀愛是穩定、忠貞而委身的」(統計數字顯明,如此戀情在同志群體裡幾近不存在)。

文章及書籍寫於1984年,現在看來,種種謊言公眾已全部受落,誘餌連鈎全部囫圇吞下。我們親歷這種設計周詳、巧妙實踐的計畫,令普遍美國人受騙,以是為非,以非為是。用他們的話形容,正如某個同運領袖說,這計畫「經仔細計算且一擊即中」,「操控手段非凡」,「宣傳了得」,「大打同情牌」。他們稱之為「廣告伎倆」、「公眾運動」,是「民選官員還他們政治債」,是「選舉勢力與枱底政治」,「與廣播公司及新聞機構枱底交易」的艱苦經營,藉著「廣泛討論攪混道德清流」之成果。運動開始時,他們吹噓要如何「醜化」篤信聖經的基督徒,使他們看來像「頑固佬」,「歇斯底里口沫橫飛」,「醜惡」又「橫蠻」;上述種種說法雖是白紙黑字印下來的,但今天他們竟然公開否認有此策略。

寒蟬效應

政府當然亦與同運份子合作,發明出一種罪行,稱為「仇恨罪」-令到持某些思想立場人士,一旦干犯若干罪行,罰則會加倍。今天新一類「思想警察」已悄然登場,自義的同運份子自覺過往受打壓,如今令敵方「十倍奉還」;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假若泉下有知,想必大為震驚。相關法例既已發明,要扭曲就很容易,於是乎,就算只是教導聖經如何論同性戀,也會獲罪。你不必在國內某處、或某個媒體切實犯下罪行,只消教導聖經道德原則,即馬上獲罪。這個世界瘋了不成!我們今天是活在瘋人院,讓一群瘋子來掌政。

面對這種無中生有的罪名,面對道德淪喪、以至容得下這種騙局的當今文化,我們該怎樣回應?

當然是道出真相!儘管民眾未必願意聽。

實情是,我們這種人的確存在!我們有過同性戀錯亂的問題,生命曾經破碎,現在已得醫治;我們這種人的確存在!

我們雖然存在,卻無人聞問,即如亞美尼亞人,遭土耳其人種族屠殺近一個世紀,世人依舊否認有此事。然而,正因為我們存在,即揭破同性戀是天生的、是不可改變的謊言;我們的存在駁倒同運份子的說法計謀,推翻隨之以來的法律修訂。

我們確實存在,就算令他們不快,他們也必須接受。借用一個古老的同運口號說:「我們(曾是)同志,你們必須接受!」

無數的人受過某程度上的同性戀傾向困擾,後來藉著耶穌基督而得醫治,生命得以更新。數目難以估計,但肯定是逾百萬;因為性傾向異常問題年代久遠,也曾有不少人得著醫治。

不少前同性戀者在尋求醫治過程中,出現過反彈,或是異性戀傾向未能發展完全,但最終得以成功,過著美滿的異性戀者生活,結婚生子,兒孫滿堂。他們不再自稱同性戀者,不受制於過往的尋歡經歷;他們已經與神和好,按祂所創造的本然欣然生活,類似見證有很多,可瀏覽:https://vimeo.com/album/47540https://vimeo.com/album/47532

有人努力擺脫同性戀行為,開始與主同行,由此展開醫治之旅,讓主來揭示傷痛根源,施恩手治癒。這過程的長短、治癒程度因人而異,但他們有個共通點-都委身於主,不想再悖逆祂創造性愛的原初心意;不論是否全然得醫治,這些人都決意委身,以神為生命主宰、人生目的。

但也有人尚未知道,這種罪有其成因,原來是可以擺脫的,可以蒙神醫治的。他們仍然聽信當今文化之謊言,不知道在耶穌基督裡可以找到盼望。所以我們必須道出真相,令人可以選擇永生,選擇從破碎裡得醫治、得自由。

這是真可以改變的,容我說一下我的見證。

我自29歲起尋求主,求祂救我脫離同性戀、色情物品,與種種性癮癖的捆綁,至今32個年頭,主一直以不同方法改變我。我曾過了10年同性戀生活,還幸耶穌基督向我顯明,使我得以自由。這種生活方式乃是心靈破碎而致,而統計學顯明,同性戀足以致命。

我的身份已全然轉化,現在我按著神創造的本然而活,是個異性戀的男士。

我的行為全然改變了。因著神的醫治與更新生命之能力,過去32年來我不再涉足同性戀活動,再沒有這種慾望。為解決同性戀生活帶來壓力而有的種種惡習(如濫藥、酗酒、性癮癖、偷窺、露體、自殺或玩命行為等等)全部停止,一直困擾我的空虛感和抑鬱都離開了,因為我已在神裡面找到真正的愛。

同性戀傾向,乃源於破碎生命,當我經歷醫治,就不再受這種傾向轄制。那種慾望愈見減弱,我不再由它來定義,不再受它影響。有時候引誘一閃而過,就好像我偶爾也想抽菸、抽點大麻、看色情物品等,但這些惡習只帶來片刻歡愉,我都一一拒絕了。我已找著主的愛,遠勝這些致命而虛假的愛;我也有基督所賜的能力,教我可以居於祂裡面,免於墮落(猶大書24)。

我曾經失落男子漢的身份,現在已得醫治;因為有一次,當我敬拜父神的時候,祂輕聲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愛你。」

我本來的異性戀傾向開始浮現,取代曾一度霸佔我思想、虛假的同性戀身份。

我不再怕女人,也不再崇拜男性;崇拜人的心用虔敬心來取代-我以耶穌基督為救主、生命主宰。

我不再讓同性愛幻想充塞腦海,不再以自瀆來喚起舊時尋歡回憶。每當淫亂思想出現,我就棄絕任何留戀心態,求主熄我慾火,改變我的思想習慣,使我免於失德。

重燃希望網絡(www.RestoredHopeNetwork.com)是新成立的網絡事工,助人擺脫同性戀及其他性慾問題,謀求改變,符合聖經楷模。如聖經說:「你們中間從前也有人是這樣。」(哥林多前書6:11)

重燃希望網絡旨在幫助有性愛問題人士回歸聖經,重尋忠貞。聖經教導說,人就算聲稱認識耶穌,若不悔改,也不能進天國(馬太福音7:21-23;路加福音13:3)。聖經又說,信徒應該常認罪(約翰一書1:9),才能修復與神關係。

今天有若干事工組織,曾經切實服事,後來卻離開信仰,不再相信、教導主的話;又有好些前來求助的年青人,聲稱不必為同性戀行為認罪,也可以見天國;更有些妻子不再堅持有同性戀傾向的丈夫完成醫治,只因她們聽說,這是無法改變的;每聽聞這樣的事,都使我心碎。

神是真實的,人都是虛謊的。(羅馬書3:4)


實情是,耶穌基督能使任何人得自由,助人擺脫同性戀破碎的捆綁,無一例外。我們只要委身,相信神恩典、仁愛之大能,祂可以更新心靈,改變肉體的習俗。因為祂是所有人的主!

分类:後同性恋者、性取向改变
点击数:5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