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www.notthesamelove.com/testimonyhttp://www.notthesamelove.com/testimony/previous/2

見證實錄

TESTIMONIES

 

【啟示錄12:11】 弟兄勝過它,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

 

拉響警鐘

2017年4月13日

Picture

許多跨性別者後悔他們對自己的身體和靈魂所做的事情,他們中有些人懇求其他人不要重複他們的錯誤。

 

羅伯特•溫曼(Robert Wenman)在加拿大安大略省(Ontario, Canada)已經當了四年的「全時間」跨性別女性,當時一名警官問他:「你現在已經獲得了所有的合法權利。你為什麼不乾脆享受做一個女人的生活呢?」

 

這個問題讓這個當時的LGBT(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者)活動人士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來:他正在這裡培訓一群執法人員,讓他們了解跨性別者的權利,但他無法回答一個基本問題:為什麼?他還在發起運動,還在戰鬥是為什麼呢?

 

閱讀更多(http://www.notthesamelove.com/testimony/sounding-the-alarm

 

我把我的靈魂賣給了「這個世界的神」

2017年3月24日

Picture

我把我的靈魂賣給了「這個世界的神」。他有一張天使般的臉。他說我可以擁有一切。我用真相換取了謊言。我跟隨了我詭詐的心。我被加冕為王子,穿著巴寶莉(Burberry)的衣服,飛往紐約、洛杉磯和邁阿密。屋內的音樂令人入迷。我和名人們攀談聊天。我被領進了一排長隊的前排位置,進出專屬俱樂部的大門。

 

2001年9月11日,我喝得酩酊大醉,從昏迷中醒過來,打開電視。我立刻哭了起來。它提醒我主會在審判中再來(馬太福音24:37-39)。因為沒有平安,我非常害怕。

 

為了工作,我從匹茲堡搬到了波士頓,又到了華盛頓,然後又回到了匹茲堡。我的同性戀生涯在大城市的穿梭之間達到了頂峰,然後在匹茲堡放慢了腳步,因為那裡的同性戀生活不那麼讓人分心。我獨自思量著這些想法。

 

曾經我對家人破口大駡,趕走了那些不積極支持我生活方式的人。有一天在臉書上,基督徒們試圖告訴我,我需要悔改,我就惡毒地攻擊他們。我曾憎恨教會。

 

閱讀更多(http://www.notthesamelove.com/testimony/i-sold-my-soul-to-the-god-of-this-world

 

一位左翼的無神論女同性戀大學教授悔改

2016年10月28日

Picture

「耶穌」這個詞像象牙一樣卡在我的喉嚨裡;不管我多努力地咳嗽,我都吐不出來。那些為這個名字而公開宣講的人招致了我的可憐和憤怒。作為一名大學教授,我厭倦了那些似乎相信「認識耶穌」就意味著對其他一切一無所知的學生。基督徒尤其不善於閱讀,他們總是抓住機會在談話中插入一段聖經經文,就像用標點符號一樣表達相同的意義:結束談話而不是深入談話。

 

愚蠢無知,毫無意義,威脅恐嚇。這就是我對基督徒和他們的神耶穌的看法,圖畫裡的耶穌看起來就像布里克洗髮水的廣告模特一樣強力有型。

 

作為一名英語和婦女研究的教授,當我正走在成為一名終身激進分子的道路上,我關心的是道德、正義和同情心。我熱衷於佛洛依德、黑格爾、馬克思和達爾文的世界觀,我努力奮鬥與那些被剝奪權力的人站在一起。我重視道德。如果沒有其他文化力量對基督徒右派的支持,我或許本來也能容忍耶穌和他的那幫勇士們。周遭的環境充滿了基督教教條與共和黨政治相融合的聲音,這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閱讀更多(http://www.notthesamelove.com/testimony/a-leftist-atheist-lesbian-university-professor-repented

 

一對女同性戀伴侶悔改了!

2016年10月8日

Picture

有趣的是,他們仍然用我們的照片來代表同樣的性和「愛」。需要說明的是,安娜(Anacleta Paredes)和我分手,是因為我們發現了比這更偉大的東西,那就是耶穌基督。

 

簡單介紹一下背景—我和安娜約會了6年。是的,我們曾經相愛,但過了一段時間,我們開始感到空虛。這段關係再也不能滿足我了,我總是生她的氣,把我所有的感受都歸咎於她。我們認為我們需要重新點燃愛的火花,我們試圖通過嘗試不同的藥物來增進我們的關係。當然,我們精神高潮的時候會感到快樂,但在高潮消失後,空虛仍然留在那裡。我們倆都變得抑鬱,安娜甚至因為藥物而得了重度憂鬱症。對我來說,到了最糟糕的地步時,我想要自殺。我知道我需要幫助,但我不知道還能跟誰說話—於是那時我便向耶穌求助。我不知道當時自己在說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在「禱告」什麼,但我的祈禱之詞卻脫口而出。我完全降服於祂,為我所有的罪悔改。

 

閱讀更多(http://www.notthesamelove.com/testimony/a-lesbian-couple-repented

 

耶穌的愛使我滿足

2016年10月7日

Picture

我從小就有點娘娘腔。我不明白那個時候我為什麼會這樣…但那讓我很傷心,因為一些男孩因此嘲笑我。所以,我不能出去和其他男孩在一起。我總是呆在家裡。當我8歲的時候,我的父親把我送到他姐姐家接受良好的教育,因為在我的村子裡沒有任何好的學校。在那裡,我變得非常孤獨,飽受思鄉之苦。在那裡我非常想念家人。然而在那個地方,我在學習上成為了一個好學生,那就是為什麼我學校的男孩子沒有嘲笑我。在那裡他們尊重我,因為我是一個好學生。

 

在那個地方,我的鄰居中有一個人就像我的兄弟一樣。他比我大。我們成了朋友。由於我的女性化和害羞的天性,他在性方面利用了我一個月時間。那時,我對性一無所知,但在我的內心深處,我覺得它是錯的。所以,我開始無視他。他總是試圖找到我,利用我來滿足他的性幻想,那就是為什麼我不再出去的原因。只有當我不得不去學校或去另一個方向時,我才會離開家。一年後,我的一個遠房親戚企圖強姦我,當時我們共用一張床。不管怎樣,我逃走了。我生命中遇到的這些事情導致我產生了同性戀的感覺。從小到大,我對異性也有一些感覺,但對同性的感覺更強烈,後者壓倒了前者。

 

閱讀更多(http://www.notthesamelove.com/testimony/the-love-of-jesus-satisfies-me

 

脫同的前變裝皇后在基督裡找到了他真實的身份

2016年10月1日

Picture

許多人想知道同性戀是否可能改變。有許多不同的意見,但如果因為神,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我們就是證據。拉蒙•佩德羅(Ramon Pedro)的一生。在Voz da Bahia網站上,拉蒙接受了馬庫斯•奧古斯托•馬塞多(Marcus Augusto Macedo)的採訪,他講述了自己的生活和作為前同性戀、前變裝皇后的經歷。拉蒙最初來自艾莫雷斯山(Aimorés)(米納吉拉斯州(Minas Gerais),巴西)。他今年27歲,現在他已經與羅亞娜•特奧多羅(Raiane Teodoro)結婚,為耶穌的榮耀而活。他在薩爾瓦多的巴普蒂斯特利廖村(baptiste Lírio dos Vales)浸信會教會宣講神的話語,並分享他的見證,以這樣一種方式,可以當作在救贖之光中改造和恢復靈魂的工具來使用。

 

Voz da Bahia:你曾是一名同性戀嗎?

 

雷蒙佩德羅:是的。事實上,我作為一個異裝癖者,作為一個變裝皇后生活了10年,我遭受了很多痛苦,但是神的恩典讓我得到了解脫。當時我快要死了。當我兩年前接受福音的時候,我以超自然的方式重生了。

 

Voz da Bahia:在你看來,是什麼讓你快要死了?

 

拉蒙•佩德羅:我用了很多藥物,還因為服用過量結果導致心肺功能衰竭。我把不同的藥混在一起,已經一隻腳踏進了墳墓。我先是吸大麻,然後是可卡因,最後是迷幻藥。我周而復始地每天都吸食可卡因,週末則服用迷幻藥。我心裡裂開了一道裂縫。除了自暴自棄,我什麼都不想做。我真的是活脫脫的毒品的奴隸,我是為它而活的。在我快要死的時候,神眷顧了我,我放棄了一切。天父給了我一個新的機會,讓我得以重生。

 

閱讀更多(http://www.notthesamelove.com/testimony/ex-gay-ex-drag-queen-found-his-true-identity-in-christ

 

脫跨性別者和脫同者:聖靈改變了我

2016年9月5日

Picture

當我還是個小男孩的時候,我被年長的男人猥褻和性虐待了很多年。虐待開始於我6歲的時候,當時我的父親離開了我和母親。然後我的母親來到美國工作,把我留給我的兩個姑母照顧。在這個時候,我開始感受到同性吸引。當我漸漸長大,我開始和年長的同性戀和雙性戀男人結交。16歲的時候,我開始以女性的身份出現,並開始穿女裝。然後在35歲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個男人,我以為他是女人。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一起。幾個月後,我即將成為一名跨性別女性。和我的朋友們一樣,我參加了一些互助小組,幫助我在心理上做好從男性向女性轉變的準備。

 

隨著時間過去,我對改變感到很高興。我的個性不一樣了。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我變得沮喪壓抑。我再也不能快樂起來。我的人際關係並不令我滿意。所以,這一切都是徒勞的。有一段時間,我非常抑鬱和孤獨,我甚至想自殺。後來,因為我一直以來的生活方式,我得了肝硬化的丙肝,病得死去活來。醫生們告知我,他們無能為力。在這個時候,我變得苦毒,對神非常生氣,因為我多次請求他把同性吸引從我身上移開,但這從來沒有發生過。

 

閱讀更多(http://www.notthesamelove.com/testimony/ex-trans-ex-gay-the-holy-spirit-has-changed-me

 

 

 

分类:後同性恋者、性取向改变
点击数: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