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families.org.au/Default.aspx?go=article&aid=1284&tid=1

我是同性恋者吗?

撰文:聚焦家庭

多年来,我一直在此问题上挣扎。

从前我觉得男性好吸引。在成长期内,我和其他男孩有过形形式式的性行为,成年后也与其他男人有性接触。我对男子之爱存着憧憬,希望找一个伴侣长相厮守。

但这就等于说,我是同性恋者吗?

与此同时,我也是基督徒,从小就认识耶稣,会读经研经,会祷告敬拜,和其他基督徒聚会;更重要的是,我想活出讨神喜悦的生活,跟随耶稣,学像祂。

我视基督徒为重要身分,尽量持守美善。因此多年来,我故意不理自己的同性吸引倾向并性幻想,纵使我偶尔也有这种行为。我尽力做个好基督徒,可是挣扎只愈来愈烈。

也许我是个同性恋基督徒哩。可是这想法,并不符合圣经对性的看法-神造男造女,并将性事限制于一夫一妻关系内;让男子气和女性气质互补长短。

到我二十来岁的时候,去参加包括男女性的希望脱离同性吸引取向者支持小组。记得第一次参加聚会,小组正讨论身分认同问题:我们的身分就按同性吸引倾向而定吗?应该让感觉与欲望定义我们自己吗?

我听着主持人教导与讨论,才知道「同性恋」并非我的身分,不能定义我之本质。我又发现,原来我花许多时间精力,企图摆脱此身分,但其实我可以聚焦发展自己的真正本质。当时我想,如果我不是同性恋,那么我是谁?

我们每个人,无论有何挣扎,初来这世界时不过是个小男孩、或是小女孩,婴儿出生后第一件事,就是看他/她的性别。当男生或女生,是我们身分的重要部分;我们和身边世界接触,也会按性别理解自己和成长。每个人生来各有性格,也有独特恩赐与天赋,这一切亦影响我们对自己的看法。

人生经验,并我们对种种经验的理解与回应,往往也影响、形塑我们。曾受虐的男孩可能会自觉是个受害者,活该受恶待。女孩的父亲太强势,母亲太畏缩软弱,可能令她抗拒女性特质,包括自己的女性特质。试问谁想被践踏呢?

周遭世界,并我们的回应,也影响着我们的身分。举例说,200年前的人总不会问:「我是同性恋者吗?」当时甚至连这类形容词也没有。从前「同性恋者」不会被视为身分,这只是性格倾向或行为;它之成为身分,是现代世界造成的。今天许多人觉得「当同性恋者」是个人身分的重要部份。

耶稣是古往今来最聪明的人,祂曾说,人的想法、感觉,与内心的选择,会塑造他/她成为的角色。

可见这是我的选择。靠着神的爱与加力,我会让祂来改造,去掉别人或自己赋予的旧标签-娘娘腔、受害者、同志、同性恋者、病者、弱者…等等,还有更多的标签,但我想你们该明白我的意思。

我会让神来告诉我,我究竟是谁。因为我是祂创造的,祂救赎我,爱我,收纳我为儿子。当然,要去掉旧标签,用神的眼光看见自己的身分,这过程绝不容易,我仍在学习、成长,尝试接纳神所赐的身分-我是个男人,是神的儿子,祂深爱着我。我也是妻子的丈夫,孩子的父亲;我是耶稣的跟随者。

这才是我的真正身分。

 

分类:後同性恋者、性取向改变
点击数:6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