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www.academia.edu/38105281/How_to_Minister_to_the_LGBT_Community_Wesleys_Quadrilateral_as_a_Guide

http://www.lifestyleofpeace.com/2018/09/how-to-minister-to-lgbt-community.html

如何服事LGBT社群:以衛斯理的四方論為引導

How to Minister to the LGBT Community: Wesley's Quadrilateral as a Guide

2018年9月11日

 20190119 1

作為基督徒的我們,該如何服事並把福音帶到LGBT[i]社群呢?讓我們透過衛斯理四方論[ii]的棱鏡,來思考這個聚焦於性別、同性戀關係、同性戀婚姻和過往傷痛的難題。四方論是一個從多支點出發、用於辨析難題的久經考驗的工具。

 

首先,讓我們來思考當前教會內部在神學方面的壓力,以及試圖改變神學來接受同性婚姻的願望。這是西方許多信仰宗派在這個歷史節點上所面對的問題。已經有幾個信仰宗派在同性婚姻上改變了立場,如美國長老會[iii](長老會)、美國福音信義會[iv](路德宗),以及門諾會理事會[v](衛理公會)。許多其他的信仰團體也顯得雙膝無力,如美國聯合衛理公會[vi]、救世軍[vii],美南浸信會[viii]等等。像我這樣區區一名牧師,在培訓中應當如何處理這個問題?我應該說出來嗎?我應該保持沉默嗎?在這個問題上,正確的立場是什麼呢?

 

因此我轉向衛斯理的四方論。第一個我要問的問題是,對於這個問題,聖經是怎麼說的?好的,聖經說所有的人都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創世紀1:27),聖經說基督徒應該用善良、尊嚴、尊重和愛來對待別人(馬太福音5:43-48),而且聖經也說救恩的信息是對每一個願意悔改並相信耶穌的人而敞開的(馬可福音1:15)。此外,聖經也非常清楚的說同性戀行為與新約教導是相悖的(哥林多前書6:9-11,羅馬書1:26-27,提摩太前書1:10)。也有些個人如Matthew Vines和Andrew Marin,曾企圖用某種方式重新解釋和改變新約聖經裡關於同性關係的經文。然而,在合理地閱讀聖經文本時,那些重新解釋經文的企圖就站不住腳了(Brown, 2015)。通過簡單地閱讀新約就可以非常清晰地弄明白這個問題。

 

其次,我考慮傳統。在過去的兩千年裡,實際上每一個信仰宗派都把同性戀視為是罪的行為。可悲的是,不少信仰宗派沒有正確地對待那些在同性戀罪中掙扎的人,尤其是在最近一百年的美國和歐洲。這就意味著我需要更謹慎地用憐憫、尊嚴和愛來面對這些個體。教會的歷史傳統已經確定了男女之間的婚姻,也認定同性戀是罪的行為,但那些在這種罪中掙扎的人,我們應該用愛、良善和尊嚴來對待(The Social Issues Committee, 2007)。那些在這種罪中掙扎的人,和其他人一樣,都必須悔改,遠離那些行為。但是⸢轉換⸥到被異性吸引並不一定可行。

 

從理性的角度來,有很多爭論和猜測,其中大多所宣揚的,均來自時代和教會的靈。但研究確實表明同性戀行為會增加男性的健康風險(梅奧醫學中心[ix],2017)。理性也告訴我,關於這個問題,世界和教會之間存在大量的爭論和背離。所以我必須極其謹慎地對待。此外,我看到在LGBTQ[x]運動中,好多人將他們唯一的身份認同定位在他們的性取向上。所以我想我應該幫助這些人看到,人的身份不應該定位在性取向上,而應該在耶穌基督裡。

 

最後,經驗告訴我,很多同性戀取向的人都感到被教會邊緣化和傷害了。所以我必須以良善、愛的方式向他們伸出援手,避免責備他們,同時鼓勵他們從罪中悔改,不斷地鼓勵。經驗告訴我,與這些取向的人建立關係和友誼是很有幫助的。經驗也教導我,LGBTQ社群對教會(並且特別是救世軍)有很多的誤解。對於這些,經驗告訴我,我必須運用護教學來幫助這些人理解我們對他們的愛,並理解我們從聖經中所闡明的真理。

 

所以現在我們來看我已有的經驗。我曾在一個教會機構講道。我的講道涉及到罪,同性戀作為其中一個主題,被提出來做簡要討論。我面臨著要沉默的引誘。我也面臨著要苛責它的引誘。然而,我努力地表現堅定。我講了這方面的道,並努力讓聽眾理解,這個罪與其他許多折磨基督徒的罪並沒有區別。後來,我意識到也許在會眾中就有一些和這種罪抗爭的人。在去往餐廳的走廊裡,我注意到一個曾經在機構見過幾次面的男人,我意識到他很可能是同性戀者。當他經過的時候我向他點頭和微笑。之後在餐廳裡,我設法坐到了他所在的桌子,並和他友好的交談。我希望通過我的舉止行為來表達我並不恨他,也不想刺痛他或傷害他。我試圖間接地,通過愛和友誼來表明我愛他,並把他看為以神形象所造的有尊嚴的人。我還希望我在教會中講道的信息可以與他同在,希望他能慢慢悔改,將自己完全交托給耶穌基督的憐憫,並在基督裡活出新的聖潔的生活方式。

 

我的另一個經驗發生於兩個月前在伊利諾斯州的芝加哥。我現在居住的神學院位於⸢男孩小鎮⸥,一個LGBTQ區域的中心。一個週六早上的3點到5點,我和另外一個學生一起出去給附近的人傳道。我們支起一張桌子和幾把椅子,人們會路過,坐下跟我們聊天。他們中99%的人正在過著同性戀生活。所以我們會跟和他們談談神,他們經常會對我們說:⸢你們為什麼來這裡,教會不是恨同性戀者嗎?⸥我們也總是驚訝地看著他們回答說:⸢不,一點也不!!!我們愛你們。⸥所以我們試圖透過那樣的回答來醫治,並向這些人表明神愛他們,願意從所有他們的罪中救拔他們。這種態度現在成為了救世軍的普遍態度。我們會出去坐在那裡與不同的人談話兩小時。有一個男人坐在那裡和我們聊了整整兩個小時。他一直拒絕收下約翰福音小冊子,但是到了早上5點鐘,他改變了主意,因為他意識到我們愛他。在同性戀社群應當以這樣的方式傳福音,就是愛。

 

不幸的是,在我的信仰運動中有些人想走的更遠,遠得多。他們設法重新定義婚姻,重新定義聖經,並改變我們教會運動對婚姻的歷史觀,來完全擁抱和肯定同性戀婚姻、同性戀關係,並把同性戀意識形態定義為全然美好的。這是一個令人不安的發展。並且那裡面有著很多錯誤的信息。

 

因此我寫真理,並分享真理,來嘗試裝備我們運動中的人向同性戀社群伸出援助之手,並且嘗試堅定地站立在永不改變的聖經真理上。基於聖經、傳統、理性和經驗,沒有其他前進的道路。我們希望在基督裡去愛,但並不是用愛去鼓勵人們仍然活在罪中,這是與愛相悖的,這是恨。因此,最好的前進道路,就是要堅定地持守聖經中對婚姻的定義,同時用極大的憐憫、愛、良善和尊嚴向同性戀社群伸出援助之手。對迷路者存著偏執,抑或縱容罪惡,這樣的恨都是不可接受的。耶穌基督降臨,滿有恩典和真理,而我們作為教會運動,應當找到一條活出如此生命的道路(約翰福音1:14)。

 20190119 3

References

Brown, M. (2015, October 7). Dr. Michael Brown Has 40 Answers and 2 Questions for 'Gay' Christian Matthew Vines. Retrieved July 12, 2018, from https://www.charismanews.com/opinion/in-the-line-of-fire/50477-dr-michael-brown-has-40-answers-and-2-questions-for-gay-christian-matthew-vines

Carpenter, E. E., & McCown, W. (1992). Asbury Bible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MI: Zondervan Pub. House. Retrieved July 8, 2018, from https://www.biblegateway.com/resources/asbury-bible-commentary/John-Wesley

Dickey, R. (n.d.). What Is Theological Reflection? Retrieved July 7, 2018, from https://www.sttaustin.org/documents/youth ministry/Theological_Reflection_Handbook_Section_R_Dickey.pdf

Graham, E., Walton, H., & Ward, F. (2005). Theological Reflection: Methods. London: SCM Press.

Hazzard, J. (1998). Marching on the Margins: An Analysis of the Salvation Army in the United States. Review of Religious Research, 40(2), 121-141. doi:10.2307/3512298

Kilby, C. S. (1995). The Christian world of C.S. Lewis. Retrieved July 8, 2018.

Macemon, S. (2003, July 20). Wesley and Theological Method. Retrieved July 7, 2018, from http://www.sunnyhillsumc.org/sermons/wesleyatm.htm

Mayo Clinic Staff. (2017, October 05). Health issues for gay men and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Retrieved from https://www.mayoclinic.org/healthy-lifestyle/adult-health/in-depth/health-issues-for-gay-men/art-20047107

Mercer, J. L. (1985). Toward A Wesleyan Theology of Experience. Wesleyan Theological Journal, 20(1), spring, 78-94. Retrieved July 7, 2018, fromhttp://wesley.nnu.edu/fileadmin/imported_site/wesleyjournal/1985-wtj-20-1.pdf

Nouwen, H. J. (1989). In the name of Jesus. New York, NY: The Crossroad Publishing Company.

Peterson, E. H. (1996). The contemplative pastor: Returning to the art of spiritual direction. Grand Rapids (Mich.): William B. Eerdmans.

 20190119 4


[i] LGBT指女同性戀(lesbian)、男同性戀(gay)、雙性戀(bisexual)、跨性別者(transgender)。

[ii] Wesley's Quadrilateral,或譯為衛斯理的四大神學支柱,分別是聖經、傳統、理性以及經驗。

[iii] PCUSA,Presbyterian Church (USA),美國長老會。

[iv] ELCA,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of America,美國福音信義會,美國最大的路德宗教會。

[v] MCGB,Mennonite Church General Board,門諾會理事會。

[vi] UMC,United Methodist Church,美國聯合衛理公會。

[vii] Salvation Army,基督教救世軍,起源於1865年。

[viii] SBC,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美南浸信會,成立於1845年。

[ix] Mayo Clinic Staff,梅奧醫學中心,著名的私立非營利性醫療機構。

[x] LGBT+,一般認為是LGBT的泛化,LGBTQ中的Q,指queer或questioning,有多個含義。

 

父类:同性恋与宗教
分类:同性恋与广义基督教
点击数:1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