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www.pureintimacy.org/t/the-safe-sex-illusion-an-urgent-message-of-warning-to-gay-men/

安全性行為的幻想:對男同性戀者的迫切警告
由於種種原因,安全性行為的內在風險都沒有被告知。
作者:艾倫·梅丁格(Alan P. Medinger)

很多男同性戀者尋求一種辦法,使他們能夠活在舊生活方式的假像下應付愛滋病的悲劇,這是可以理解的。為了達到這一點,他們將希望寄託在一個解決辦法上-安全性行為。希望通過一些預防措施避免感染愛滋病,生活可以儘量地照常繼續。同性戀社群的領袖、媒體、教會、甚至外科醫生都將安全性行為作為一個解決辦法-愛滋病傳播的唯一解決辦法。同性戀社群拼命地想要相信,安全性行為有用,但他們的拼命努力會為更多悲劇埋下種子。winter

由於種種原因,我們認為安全性行為沒有用;充其量只會減緩同性戀社群的死亡速度。

由於種種原因,安全性行為的內在風險都沒有被告知。首先是樂觀的美國信條認為,我們可以解決任何事-甚至魚和熊掌也可以兼得。第二是我們中的大多數人不能接受替代安全性行為的其他選擇。第三是同性戀社群的很多領袖不願意真實地看待同性戀生活方式,特別是那樣就意味著他們在使同性戀生活方式獲得認同的艱苦努力中失去籌碼。

我們之所以認為安全性行為沒有用不是基於安全套的優缺點,儘管安全套的優缺點是應該考慮的,而是基於人類普遍的本性,特別是男同性戀者的本性。請花幾分鐘聽我們說-即使這是一個你們不願聽的資訊。當你們在思考以下幾個我們認為安全性行為沒用的原因時,請誠實考慮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行為,以及你們最親密伴侶的生活和行為。出於以下各點的好處來判斷,而不要出於你們拼命地想要相信的意願。

1.男同性戀者當中有相當大的亂交趨勢。很少有男同性戀者想要討論這一點,但我們都知道這是事實。在這個議題上,最廣為接受的研究(Bell and Weinberg,1978年)表明,洛杉磯百分之四十三的男同性戀者估計他們曾與超過五百人發生過性關係,百分之二十八的男同性戀者曾與超過一千人發生過性關係。我們可以就其原因進行辯論,但曾經有過活躍同性戀行為的人中很少有人懷疑這個統計資料。依照這個速度的性行為顯示了極大的性成癮的傾向。這或許反映出同性戀者深切的未得滿足的需求;或許,這是男人本性當中的固有特質-即使沒有戀愛關係也要發生性行為的意願;或許,這完全是因為社會拒絕支持同性戀者的穩定戀愛關係。這些原因並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同性戀人群中相當大比例沉迷於一種頻繁發生性行為的生活方式,這種模式非常難打破。對於很多男同性戀者而言,性節制是不太可能的。

2.常常有人抱著擁有獨一配偶同性戀關係的幻想。甚至在愛滋病議題出現之前,大多數男同性戀者曾渴望有一個與他們共度一生的男人,一個能夠與他們安於永久忠誠關係的特別之人。如今,在努力防治愛滋病的同時,他們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努力追求那種關係。但我們知道大多數情況下會發生的事。你們安於這種關係三個月或六個月,它就失敗了,你們再去尋找另一段「永久的」關係來擺脫它。但當每一段新關係開始時,一系列的新接觸隨之而來。在每一段新關係裡,他(或你們)有多少次不忠?如今的確還有很多人更加渴望與另一個人安定下來,但找到那個人的難度並未降低。

3.我們必須考慮「激情」的本性。我們在此討論的不僅僅是同性戀者;我們討論的是人性。性趣、性衝動和性興奮的程度與我們判斷正誤的能力似乎呈反比。在激情燃燒的時候男人有很大傾向會魯莽行事。你們也許並沒有打算出去找人鬼混,但你們遇到一個新朋友就得意忘形了。也許,你們和你們的伴侶同意了放棄某些類型的性行為,或同意了使用安全套,但在激情之下你們就讓謹慎和理性隨風而去了。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的父母在大部分時間裡都認真地使用安全套。

4.性行為往往伴隨著酒精或毒品。如果你們一直喝酒,冒險的機會就翻了幾倍。在這種環境下,最好的初衷也幾乎變得一文不值。

5.「這不會發生在我身上」。人類有一種無法理解的非理性思維。那些只冒一次險的吸煙者、酒駕司機、同性戀者都抱著一個「這不會發生在他們身上」的幻想。通常情況下這常常發生在他們身上。

6.相當多感染愛滋病的男同性戀者仍然有活躍的性行為。那些還沒有測出感染或並沒有感染愛滋病的人只能想像已經被測出感染者的情緒狀態。但我們確實看到他們的反應:絕望,失望,拒絕,宿命論。有些人以報復的心投入同性戀活動。有些人變得苦毒。並不是要譴責那些個人;沒人知道我們會有什麼反應,但很多人明知自己是病毒攜帶者,仍有非常活躍的性行為。而且很多被自己的痛苦淹沒的人並沒有保護他們的伴侶。

7.許多人拒絕進行愛滋病測試。那些最有可能被感染的人往往最害怕進行測試。其中很多仍然非常活躍,有時憤世嫉俗,有時天真,有時抱著一種態度:「我們終究難逃一死。」這一切都說明,安全性行為充其量只會減慢死亡和痛苦的速度。如果採取安全性行為,它在某種程度上有效,但以現實的眼光看人,特別是男同性戀者,尤其是我們自己,那可以說,將來會有太多時候不採取安全性行為-在那些未來幾年裡會有太多時候可能讓你們付出生命的代價。

所以,解決辦法是什麼?非常明顯,雖然你們可能不願聽。解決辦法就是禁慾。在你們轉身離去之前,懇請你們考慮這個方法。這可能是唯一能救你們一命的方法。

花幾分鐘,考慮以下內容:

禁慾是可能的。以為我們必須發生性關係,這只是一個相當近期的想法。當然,人類並不總是按著崇高的道德標準而活,但對許多人來說禁慾是可能的。

說到禁慾,實際上有一些非常積極的方面,尤其是對於那些已經發現他們的性需要控制了自己生活的人。打破性成癮的魔力可以帶來極大的自由-讓一個人看到各種全新的關係,打開在興趣上的全新領域。對於很多人來說,最初所認為的性自由變成了性束縛,禁慾變成了打破那種束縛的唯一途徑。

正如各種各樣轄制生活的行為,完全禁慾可能比持續的自我節制更容易。盡力地在日常生活中決定我們可以走到哪一步,可能比做一個節制生活的大決定要難得多。

禁慾往往讓人們發現最初吸引他們沉迷性關係的需求:就是對愛、對肯定、對親密關係的需求,因為頻繁性行為而只得暫時滿足。一個認識到這些需求的人,就可以開始尋求一些新的方法來獲得滿足這些需求-一些不危及生命的方法。

禁慾是一條極其艱難的路,但路上會有人幫助你們。這個網站列出的一些組織當中有很多人發現禁慾真的有用。

這可能是你們生命中必須要做出最艱難決定的時刻。讓一些過來人幫助你們吧。你們的生命寶貴。不要放棄。在你們極度渴望兩者兼得的時候,不要被安全性行為的幻想蒙蔽。考慮一些其他的選擇,選擇生命吧。

作者資訊

艾倫·梅丁格在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和維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創辦Regeneration事工,幫助在性方面破碎的人,他是該事工的榮譽退休理事。

分类:同性性行为不利身心健康
点击数:4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