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www.massresistance.org/docs/gen3/16a/its-killing-them/index.html

What’s wrong with being “gay”? Here’s what they don’t tell you -- and it’s really disturbing

同性戀有甚麼問題?你所不知道的、真的令人不安的幾件事

201624

同性戀有甚麼問題?

同性戀行為是正常而自然的另類生活方式-這種說法已成為上流社會之道學,連學校、政府、美國大眾,還有少不了的流行文化亦如是觀;誰竟敢批評,即馬上被打成無知的頑固派,現在甚至大部份維護家庭價值組織都不敢貶抑同性戀。

1

然而,隨著同性戀而來的很多不安問題如影隨形。聯邦政府和州政府耗費愈多公帑應對「同志」疾病、健康問題,並「同志」家暴問題。今天大型醫院都有特別部門處理與同雙跨性戀有關的頑疾;但相關行為依然得到各界在言辭上之肯定-稱為「多元」,無人道出其弊,令公眾蒙在鼓裡。一旦有醫護專業人員如卻克(Paul Church)醫生道明真相(http://www.massresistance.org/docs/gen2/15b/DrChurch-BIDMC/index.html),哪怕只向同事說真話,即馬上受嚴懲。

我們需要回到起點,認清事實。真相是,同性戀行為絕對不利健康,危險,且違反自然。言辭粉飾背後所掩藏的,是極為不堪的生活方式,且往往導致早逝。再者,今天許多前同性戀者足以證明,同性戀根本不是天生的。

實際數據其實唾手可得,甚至可以觀察到,所顯明實況令人詫異。以下引述Austin Ruse近日在《危機》雜誌(Crisis Magazinehttp://www.crisismagazine.com/2016/their-sexual-proclivities-are-killing-them-and-costing-us-billions)撰文,論點精彩絕倫。令人憂慮的是,篇中說明之情況不過冰山一角!(麻省抗逆網[MassResistance]正準備更詳盡報告,希望今年春季完成。)

維護家庭價值之人士需要覺醒,勿受同運派和流行文化愚弄大眾之蠻橫謊言擺佈。以下這篇重要文章,值得一讀。

同性戀傾向足以致命

Austin Ruse

2016129

事實勝於雄辯,數據顯示,有龍陽之癖者(MSM,與同性交合之男子*數目其實很少,在全國3.18億人中不過幾百萬,非如他們所言「無所不在」。另一事實,是他們的性活動-特別是肛交-令男同性戀者有別於正常民眾。

男同性戀者會繼續說他們與常人無異,和伴侶關係一樣好,維持十年、20年甚至30年。但現在連男同性戀者自己也開始承認,這些說法不過宣傳伎倆,爭取婚姻幸福也只是虛招而已。有稱之為同志界的「骯髒小秘密」-口裡說嚮往小康家庭生活,想結婚,伴侶會忠貞;實際上卻異常開放,人人有多個伴侶,不過秘而不宣。

男同性戀者用盡一切方法向大眾掩飾他們骯髒生活的真實情況,其原因之一,是想掩藏同志圈子裡的常見惡疾。他們的性傾向所導致直接醫療支出年耗公帑數以十億美元計,且導致生產力下降,損失亦數十億美元。但這些人仍然堅持其性行為不能改變,也不應改變,因為他們的身份建基於此。

獨立研究員Dale O'Leary兩年前在《林納克季刊》(The Linacre Quarterlyhttp://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034619/)發表文章〈男同性戀者間的愛滋病與性病等協同病症傳播〉(The Syndemic of AIDS and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 (STD) among MSM),揭露圈內真相,情況令人震驚。

留意她用「協同病症」(syndemic)(https://en.wikipedia.org/wiki/Syndemic)一詞,即是說,這不單只是傳染病和流行病,而是在某群體間流行的兩種或以上病症,「因群中某種生理交流而令某種、或所有同類病症惡化」。

在男同性戀者圈子間迅速增長的不止愛滋病毒/愛滋病,還有其他流行病,很多可以致命。此外亦伴隨如濫交、酗酒、濫藥,及暴力等問題。

Dale O'Leary寫道,「1970年代,大量男同性戀者因下腸道問題而求醫,醫生稱為『同志腸病』,包括病毒感染,由細菌及寄生蟲傳染的痢疾,及肛交造成的創傷。」

同性戀者企圖說服大眾說,肛交是清潔的,方法對的話,你不會碰到糞便;他們如是說。讀者可參考本文稍後部份,或到各同志博客瀏覽,必會讀到這種說法。

Randy Shilts(他死於愛滋病)曾就愛滋病危機寫書《此曲停不了》(And the Band Played OnO’Leary引述其中內容:

1973年後,三藩巿的「同志腸病」(是醫學期刊稱呼)增加8,000%,似是由肛交感染寄生蟲,因此行為令人觸及男伴糞便;亦肯定與當時另一流行做法-舔肛-有關,醫學雜誌雅稱肛口交。

O’Leary指出,同性戀者曾一度以患一堆嚴重疾病為榮,視為圈內人身經百戰之表徵,因而導致頑疾流行一發不可收拾。無論從前還是現在,相關疾病包括:梅毒、淋病、甲、乙、丙型肝炎、巨細胞病毒、人類皰疹病毒第四型、人類乳頭瘤病毒、角化癌、性病性淋巴肉芽腫、腹股溝肉芽腫、陰虱、蟯蟲、疥瘡、虱咬。虱咬?

自從愛滋病毒/愛滋病在同志圈子出現後,情況可有改善?當然沒有,事情發展是眾所周知-公共衛生部門曾經想介入,以制止、或最少減慢疾病傳播,以免許多青年男子早逝,但同志群體一一拒絕。他們不肯關閉晚上獵艷(一晚有多個不知名的性伴侶)的場所-同志浴場;不肯定期做身體檢查,以便追蹤病源;帶菌者甚至說他們沒責任告知將來伴侶自己身上帶有致命病毒。

O’Leary報告,「1986年紐約巿一項男同性戀者研究發現,49.6%人士並沒改變行為(Feldman 1986)。1987年一項研究發現,67%男同性戀者承認受訪前一年內曾經肛交但沒戴安全套。」留意兩項研究所屬年代,正當愛滋病造成公眾恐慌之時,但同志群體極力表明這非他們「專屬」疾病,人人都可能傳染的。這是同性戀群體說謊慣技之較早前例子-聲稱他們與常人無異。

論者稱,只要多做公共教育就能解決問題。事實上,即如O’Leary說,問題不在於無知。今天我們已被安全套與所謂安全性行為廣告淹沒,但獵艷根本是同志文化一部份。正如《性愛生態-愛滋病與男同志的命運》(Sexual Ecology: AIDS and the Destiny of Gay Men作者、《出周刊》(OutWeek創辦人Gabriel Rotello曾寫道:「濫交是兄弟情放棄濫交,很大程度上等於出賣兄弟。」

Rotello又說:「不熟悉同志文化的人不明白愛滋病真相,會誤信同志刊物說法,以為感染愛滋病能提高自我形象、解決長期心理問題與濫藥問題,增強外表吸引力潛意識認為染病等於坦然承受了不安全性行為的『懲罰』,其實沒甚麼大不了。」

濫交,是男同性戀群體一大問題,而且這個網絡甚為廣闊。O’Leary寫道:「同志酒吧,同志書店、戲院、某些休閒區、電子派對等,都是男同性戀者獵艷場所,便利他們與多人進行各種性交。」

1980年代初,美國疾病預防及控制中心研究員發現「同性戀者報稱伴侶人數往往過千」因而表震驚。沒理由相信此種行為趨勢已經回落,因為這個群體在很大程度上,是用其行為習慣來定義自己的。事實上,《紐約雜誌》(New York Magazine某年輕專欄作家幾年前曾寫道,「原來在貨車油站商店獵艷是那麼容易,實在令人欣慰」。

19701980年代,浴場是狂歡場所,容得下群魔亂舞。在藥物影響下,浴場內的男同性戀者可以在數小時內與多個陌生人交歡。後來一些浴場倒閉,他們即轉而在電子派對獵艷;在那種場所內,不少為愛滋病大力募款的名人,也不過是濫藥酗酒、享盡萬千男子「溫柔」的登徒子。

隨著互聯網出現,好此道者果如「獵男網」(Manhunt.net)所言,可以「隨時隨地」物色性伴。該網站首頁的背景圖畫,展現兩名男子在大門前纏綿,另兩名在辦公室內交歡,還有六個身穿皮衣褲的少年郎在長椅子上狂歡。

獵男網當然非此類網站之唯一,還有Grindr交友網,讓好此道者為自己賣廣告,內容極盡下流。只要上網瀏覽,同性戀者即可以獵艷,在上班途中順道找個公園公廁完事方便快捷。

逆轉抗病毒藥的出現,使愛滋病由絕症變成長期病,令年輕男同志更振振有詞稱肛交是他們的權利,因不會帶來太嚴重後果。在美國,這個小群體佔全國愛滋病人63%

在同性戀者間流行的不僅是協同疾病,還有心理失調與自殺傾向等問題。O’Leary指出,「美國、紐西蘭、英國與荷蘭均有設置嚴謹、樣本範圍大的研究顯示,男同性戀者有心理失調、自殺傾向與濫用物品病歷者非常多」(Fergusson, Horwood, and Beautrais 1999; Herrell et al. 1999; Cochran Mays, and Sullivan 2003; Gilman et al. 2001; Sandfort et al. 2001, 2006; Warner et al. 2004)。

還有濫藥問題,尤其脫氧麻黃鹼,許多同性戀者愛服用然後交歡。此外他們亦常服用動物麻醉劑氯胺酮,俗稱「K仔」,或是吸入各種硝酸鹽以令交歡過程更興奮,或是令肛交時不那麼難受。近來也有愈多人濫用鍛練肌肉用的合成類固醇,讓不安的男人看起來雄壯一點,更吸引同性-吹噓健碩也是男同志文化一部份。

另一類協同病症或問題,源於童年曾受性侵犯,令受害者濫藥、濫交,或有其他生理及心理病。

O’Leary寫道:「愈多研究顯示,童年時曾有非自願性行為的男性,較沒這種經歷的男性更多參與可能感染愛滋病毒的性行為(Dilorio, Hartwell, and Hansen 2002)。」文章寫道,除了童年時遭強姦,強姦本身是男同性戀者慣常生活一部份。

上述種種問題造成數十億美元醫療開支、並生產力削弱另數十億美元損失,都由公帑付賬。這是同運份子想掩飾的另一事實-他們的性傾向實在耗費公眾開支不少。

無論同性戀群體怎樣標榜自己,無論電視怎麼說他們與常人無異、都喜愛小康家庭生活,這都只是宣傳伎倆,只是謊話,迫令大眾接受、甚至贊同他們。

但醜陋的真相是,根本沒有所謂的「快樂」同志高地,同性戀生活只有悲慘、孤寂、疾病與死亡。

*一般男同性戀者,醫療界習慣稱之為MSM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與男人性交之男子),此稱謂的好處在於描述其行為,不在乎其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