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www.renewamerica.com/columns/fischer/200108

隱藏的同性戀恐怖:強姦

The hidden horror of homosexuality: Rape

布賴恩·費希爾Bryan Fischer)(http://www.renewamerica.com/columns/fischer

2020年1月8日

自從2010年底以來,由於災難性地廢除了「不要問,不要說」政策所帶來的誤導作用,同性戀者就被允許在美軍中公開服役。奧巴馬總統之所以能夠在最後期限前強行迫使他人接受這項政策的廢止,因為民主黨短暫地主導了國會兩院,這種情況將隨著2010年秋季的大選而改變。選舉具有多個後果,天真的選民將倒退派人士放到政府職位上,其不幸的後果之一就是在軍隊中開放同性戀。

當時我們許多人所控訴的事情之一,也是我們反對開放同性戀服役的原因之一,是有關於同性戀所帶來的眾多社會異常和病態現象。其中之一是蔓延猖獗的亂交行為。今日心理學(Psychology Today)(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sex-murder-and-the-meaning-life/201006/homosexuality-queer-problem)(注意:這不是龐大的右翼陰謀論者的一部分)在2010年說,同性戀的特徵之一是「與同性戀女性相比,同性戀男性的選擇傾向有很大的數量。同性戀男性是有名的濫交,隨著愛滋病的出現和發作,這個事實已經變得眾所周知,研究顯示,愛滋病毒呈陽性的男同性戀者平均有數百名性伴侶。」

根據研究人員貝爾和溫伯格(Bell and Weinberg)的研究(https://carm.org/statistics-homosexual-promiscuity),有28%的同性戀男性一生有超過1000個伴侶。其中承認一生擁有超過50個伴侶的人達到驚人的83%。這是無可辯駁的證據,表明男同性戀者之間發生了扭曲而無序的性強迫行為,使他們陷入了無節制和危險的性冒險主義。令人驚恐的是,79%的同性戀男性說,他們的性伴侶中超過一半實質上是陌生人,他們與這些人只有過一次性行為。相比之下,在異性戀者中(https://www.refinery29.com/en-us/2017/08/169555/average-numbers-sexual-partners),一生中伴侶的平均數量約為七個。

盡管像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這樣的同性戀者希望我們相信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沒有什麼不同,但事實卻截然不同(https://carm.org/statistics-homosexual-promiscuity)。盡管85%的已婚婦女忠實於配偶,而76%的男性忠實於配偶,但只有4.5%的同性戀者忠實於他們的性伴侶。

那麼,人們就不應該覺得大驚小怪,同性戀不僅有濫交的問題,而且同性戀者之間性暴力的頻繁發生也是一個巨大的問題,盡管在很大程度上尚未得到人們的重視。根據疾病控制中心的資料(https://www.cdc.gov/violenceprevention/pdf/cdc_nisvs_victimization_final-a.pdf),同性戀男性遭受親密伴侶的性暴力的比率是異性戀男性遭遇性暴力的兩倍,達到40%比21%。

在戰爭環境中,同性戀強姦的比例可達到流行病的程度。據《衛報》報導(https://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11/jul/17/the-rape-of-men),「在薩爾瓦多,1980年代接受調查的男性政治犯中有76%陳述至少經歷過一次性酷刑。一項對薩拉熱窩(Sarajevo)6,000名集中營囚犯的研究發現,有80%的男性報告被強姦。」

「英國法律史上犯下最多強姦案的犯人(https://www.bbc.com/news/uk-50987823)」就是一個同性戀者,他以異性戀男人為目標,拍攝記錄強姦,並且編輯成了數百小時的錄影。法院審判他因為136次強姦而被判有罪,他僅僅被判處30年監禁,而警方認為應該另外還有70多名受害者深受其害。

但最令人不安的是,正如我們所預料的那樣,自從「不要問,不要說」政策被廢除以來,同性戀強姦已然成了美軍的一個嚴重問題。國防部剛剛發佈了關於軍隊中性侵犯的半年度報告,被迫與同性戀掠食者近距離共處的異性戀男人,其數量達到了驚人可怕的地步(https://news.yahoo.com/photos-men-too-the-hidden-tragedy-of-male-sexual-abuse-in-the-military-005342483.html)。

在過去的兩年中,至少有7,500名男性是肢體接觸或插入性侵的受害者,這一數字相比兩年前就增加了38%。為了避免你認為我的專欄標題誇大其詞,雅虎新聞-不是龐大的右翼陰謀成員-以這樣的方式為一個故事加了標題:軍隊中男性的性虐待的隱藏悲劇(https://news.yahoo.com/photos-men-too-the-hidden-tragedy-of-male-sexual-abuse-in-the-military-005342483.html)。

這個數字(7,500)幾乎可以肯定比真實情況低了五倍。根據美國國防部的資料,男性受害者僅有18%的情況裡提出了受侵犯報告,盡管在我們軍隊中他們所代表的性侵犯受害者達到令人震驚的42%。如果國防部的資料是正確的,那麼遭受同性戀性侵害的男性總數就接近40,000。即使在我們最黑暗糟糕的想像中,我們在崇尚家庭和傳統道德的社群裡完全不知道事態會很快變得如此惡化。

男性受害者因軍隊性創傷(military sexual trauma,MST)所受的影響包括抑鬱症,濫用藥物,妄想症,過分警覺,憤怒和孤立感。許多人開始轉向酗酒和吸毒以麻痹痛苦,還有一些人自殺。現在這個問題的嚴重程度已經使得國防部認為「性侵犯可能比戰鬥更可能導致PTSD(創傷後應激障礙)。」

一名受害人於1966年在空軍部隊中被一名教官強姦,他此後再也無法「像其他人一樣以正常的方式入睡」,他不得不「隨身帶上額外的衣服,因為我弄髒了自己」。另一名受害者在海軍陸戰隊訓練營的淋浴間遭到襲擊,直到今天仍不能淋浴,即使在家裡也是如此。甚至接近淋浴間,「也讓我想吐出我所有的內臟。」

還有一名受害者十年前在一個陸軍訓練營的淋浴間被強姦,「回想這些讓我無法入睡…那簡直是地獄,無法逃脫。」

在德國,另一位受害者不幸被指派成為傑佛瑞•達默(Jeffrey Dahmer)的室友。達默(Dahmer)是有史以來最臭名昭著的連環殺手之一,強姦並折磨了他18個月。他向高級軍官求助,但他們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保護他。他在緊張不安中度過了26年的治療,至今仍無法在黑暗的房間或床上睡覺(他在床上被強姦)。

他告訴雅虎記者:「如果你知道承認被強姦有多麼困難就好了,我說不話來。很難承認這件事情。真的,如果你是一個男人,很難承認你被強姦了。你的母親、父親、這個世界告訴你並且給予你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被摧毀了。它剝奪了你的性欲;在情感上消滅了你;你在很多方面都變得脆弱不堪,你會一直無法脫離這種感覺。」

由於同性戀而使軍隊要耗費的人力成本是毀滅性的,更不用說在隊伍士氣、維持軍力和招募新軍上所造成的軍隊成本。我們的第一任總司令喬治•華盛頓明白這一切,他毫不誇張地將用鳴鼓驅逐的方式將同性戀者趕出了他的大陸軍團。

最後的根本論點和絕對底線是:十年前我們每一個說同性戀不應屬於軍隊的人都是正確的,而今天我們仍然是正確的。

可以通過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與作者聯繫。

通過臉書「Focal Point」(https://www.facebook.com/Focal-Point-Bryan-Fischer-313269202224/)和推特帳號@bryanjfischer(https://twitter.com/BryanJFischer)關注我,

美國家庭廣播電臺「聚焦點」主持人,美國中部時間下午1:05,MF www.afr.net

©Bryan Fischer

 

 

 

分类:同性性行为不利身心健康
点击数: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