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5 / 5

加星加星加星加星加星
 

第二十四章一个正常的童年

 book24

孩子非常需要看到父母在家中谦和地彼此相顾和照顾家庭。父母的情感、心理、生命力和关系应一并成熟。男孩在成长过程中所观察到的现象、他如何看待别人对他的评价等,都可能会成为同性恋的诱因。

每个孩子都是独特的,因而有独特的需要。每个孩子都会在一个能以父母之间的爱为模范、充满关爱和安全感并能克服挑战和自身缺陷的家庭结构中大受裨益。像这样的家庭,可以从指引、模范、教导和鼓励等方面,让孩子学习如何面对挑战,克服自身缺陷。家庭是两代人之间沟通的纽带,当亲人之间有稳固的关系时,家庭成员就能在几代之间的密切关系中享受智慧。

持续一生之久的成长重任不能由任何两个自定的组合的人胜任。奈特(Knight)和加西亚(Garcia)写道:

两个不同性别的人才能创造后代…孩子需要由他们两位共同抚养,直到可以独立生活。关于性别成长:男孩需要有父亲才能培养自己的性别认同,也需要有母亲才能学习如何与异性来往。女孩需要母亲教她们如何作女人,需要父亲教她们如何与异性来往。

在单亲家庭中,孩子需要认识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关系,存在很大障碍,在同性恋的家庭中,障碍更大,不仅因一个性别的缺席,更多是因为日日目睹不正常的性关系。在同性恋的影响下,他们对性的认识被极度扭曲,有一些在同性恋家庭中长大的人都有过类似经验。「1」

单亲妈妈孤身一人通常不可以为男孩提供如何成为男子汉的经验、满足他成长的需要。愿意在家中生活,照顾和辅导儿子的男性越来越少,这导致越来越多的单亲妈妈出现。今天,太多的家庭由单亲妈妈主持,很多男孩也因此产生了对男性的疑惑,质疑自己是否具备男性气概。虽然母亲关爱自己的孩子,但只有父亲才能让他们成为男人。父亲的投入越少,让陷入同性恋的男性数量不断上升。

许多家庭都会努力去发现孩子的需要,为满足各人的利益而建构一个具有凝聚力的家庭单元。有些孩子会享受自己的童年,但是也有些孩子会觉得自己的童年很难面对,甚至可能没有人意识到他们正面临这问题。今天,美国有些孩子正因为枪杀罪而坐等死刑。父母并不希望看到自己孩子落到重型监狱,等待死亡。父母一般情况下都不愿意损害自己孩子的利益。

孩子的需要

在抚养孩子的过程中,经济稳定、父母适度的参与、父母相爱的关系和对爱的表达、衣食住等基本需要的供应,不会解决所有的问题。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很多需要-具体的个人化的需要,有些最好是在童年阶段处理。这些包括:

    被拥抱、被需要

    需要安全、爱、保护的感觉

    需要稳定一致的状态

    需要在耍戏时富有创意,带头培养接近成年人的能力

    需要在失败中依然被尊重

    需要得到身心灵的喂养

    需要友谊,与他人的互动、关系和其他社交

    需要以自己的身份被接纳

    需要一个有价值的生活

    需要能正确引导如何为人处事、待人接物的父母

    需要意义和目的

    需要认识这个世界现在的样子

    需要被理解

虽然父母一心为孩子着想,但是有些孩子不被理解、不被认可、感受不到爱。一连串的不如意往往会改变孩子对自己后半生的态度。孩子在挣扎和挑战面前往往不能找到一个解决途径。他们需要与关爱他们的成年人建立积极互动的关系,需要得到同龄人的接纳。

有些孩子长大后酗酒,也有不少吸毒,有些染上烟瘾。也有参与异常危险的活动,进行危险、混乱、不健康的性活动。这些孩子无法建立稳固、饱含生命力的自我认识,无法意识到自己的身体需要照料。除此以外,他们也可能会沉迷于对某种物品的滥用或是对某种行为成瘾。

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承受得了鼓励、促进,甚至推动伤害年轻人的行为所导致的严重后果。孩子早年的经历会影响他一生的幸福、健康、和他对社会的贡献。一般情况下,受到伤害的孩子,长大之后会成为充满伤害的成年人。

男同性恋者的生命一般都会因他们所参与的危险性活动、情感上的波折而缩短。社会群众可以任由这些问题持续蔓延,也可以推广健康养育孩子的方法和模式。无论是哪个国家都不希望看到自己年轻的一代因童年的困惑和关怀的欠缺,等候在死亡在线,无论他们是自杀的青少年,还是过早离世的男同性恋者。

同性恋的思想会让孩子疏远父母、拒绝健康的社会价值观、不顾自身的真切利益。年轻人染上吸烟、酗酒、药品滥用或同性恋的习惯后,就会发现这些变得难以控制,无法戒除。这叫做「成瘾」。

我们社会中的家庭生活持续减少。各个年龄段的人都在面临关系层面、自我价值和适应能力的挣扎。竞争、经济压力、关系破裂和个人欲望日益强烈地吞噬着我们的健康和幸福。目前的局面可以扭转,但是公众对孩子基本需要缺乏意识,这成为了一个明显的障碍,尤其是存在明显问题的家庭中,更是如此。如果不能恢复人的情感和精神(灵性),建立文明的整个过程都会瓦解。

孩子可以在扮演爸爸妈妈、某个名人或假装自己生活在异乡的过程培养创造力。他们认为自己强壮、富有智慧和驾驭力,也可能不过是顽皮。但是孩子要能区分现实和幻想。一个人如果假装一次或数次外遇不会对其婚姻造成影响,不久就会面对意料之外的现实。如果性生活混乱的人假装自己不会感染艾滋病一类的性病,不久就会面对在现实中如此不堪一击的自己。幻想和假装的世界,在电影、杂志和虚构小说中可能还行得通,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将大量的群体框在一个不切实际的思想框架中,只会削弱整个社会。

结果,参与同性恋活动的男性会在某一时刻「假装」同性恋活动对自己有益处,或幻想这不会给任何人带来伤害。男同性恋者想让大家都认同他们的性活动是一种所谓的「人权」。但社会有责任判断同性恋的正误。不是所有男同性恋者都认为同性恋活动是幸福、有意义的活动。

一位自己参与同性恋却为同性恋在社会中的位置而担忧的人士,同性恋反极端傲慢主义(HOPE)(Homosexuals Opposed to Pride Extremism)机构的执行总监约翰·麦克乐(John McKellar),说道:

同性恋群体为了我们自身放任,在社会中推动同性婚姻合法化、颠覆社会传统价值,是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做法…联邦和省级法律正在被改变,传统价值已经妥协,不过是为了满足一小群自以为是的人。「2」

性虐待-没有孩子需要这样的经历

有些同性恋组织和他们的行为完全无法纳入公众认可的健康、人们向往、有品位的行列。很多男同性恋者对成年之间的关系不设标准,却反对与男孩发生性关系,这是值得认可的。为了自己的性欲享乐而对他人施加痛苦,和与儿童发生性关系,是构成社会痛苦和困扰的两个因素的根源。

赞许成年与儿童之间的性关系的戴维·托斯塔得(David Thorstad)解释:「自由不能分割。儿童、女性、恋童者、同性恋者等的解放只可能是作为实现共同梦想的各个互补的方面。」「3」但是,性关系的泛滥、将孩子引入性关系,不能实现对他们的解放。天真无邪的孩子沦落成自我中心、自我满足的成年人的利用的受害者,让他们在满足自己利益的过程中过早地接触性关系。

一个小男孩在成年男性将其生殖器插入他的小肛门时会尖叫。男孩感到血液渗出,叫得更加大声。他多么希望自己不是在这里,无论在其他什么地方都好,他多么盼望能逃脱疼痛。在那人的庞大的身躯、强大的力气下,相比之下,他那小很多的身体根本无法逃脱。一次又一次,这个男人将自己勃起的生殖器在这个男孩的肛门内一次又一次地来回抽动,仅为了缓解自己对性高潮的渴望-今晚的战果。虽然过程非常痛苦,但是男孩会发现自己的性欲也被唤醒,因而倍感羞耻。奇怪的是,这竟然会变成循环性虐待。这种现象正是源于早期、成熟之前被强加的痛苦性经验。令人惋惜的是,这位男孩,有一天有可能将自己极其害怕的经历强加在其他年幼的男孩身上。

北美男人男童大爱协会(NAMBLA)(North American Man/Boy Love Association)在网站上推广成年男性和男童之间的性关系,上面说:「我们向所有追求男性/男孩爱欲和性自由的人士开放成员申请资格。NAMBLA的目标就是要结束对双方同意关系的男性和男孩的压抑。」很多人都理解这是对男童的性虐待。

发育前的男孩不具备「自由」去选择自己要不要和以自我为中心、掌控欲强、充满压迫和把控的男人发生性活动。一个小男孩没有多少保护自我、防止被诱入与上类人发生同性恋活动的能力。更何况,事实说明这对孩子没有任何益处,只有极度受惊。一般情况下,这些男人身体层面是成年人,但是他们未能认识到应该在社会中担负起怎样的成熟男性角色。

政府立法禁止对孩子的性虐。男同性恋作者柯克(Kirk)和马德森(Madsen)评论说,男同性恋群体和娈童群体的人,暗中有着不可见人的勾搭。媒体对NAMBLA等小型机构的报导有损他们的名誉。对NAMBLA的活动,柯克和马德森的建议如下:

在想要获得公众承认的运动中,同性恋者都必须将自己描绘成需要保护的受害者,这样社会中的非同性恋者才会愿意担任一个保护者的角色。但是我们不得不说,在可接受的范围的最边缘有NAMBLA一类的群体,它们绝对不能参与这个运动(把同性恋者当成受害者的运动)。娈童者永远不可能被视为受害者。「6」

这明确指出了想要洗清同性恋者娈童以及其他行为的意图。同时,对于某种特殊性行为成瘾的男性根本不会考虑这对孩子和其他参与人的影响。很多男孩因为自己所遭受的这类性虐,长大后都开始利用同性恋,其中很多再也无法恢复异性恋。

将娈童僻合理化

令人诧异的是,美国心理学家协会在诊断手册中刊登了对娈童僻的重新定义,让这种行为可以正大光明地在社会中发展。这种活动肯定会令关爱自己孩子的家长万分惊恐。约瑟·尼可拉斯医生指出,美国心理学家协会的这个行为,提出所谓的心理上正常的娈童行为,正在为娈童行为合法化、合理化开路。但鉴于公众压力,娈童僻的原有意义-视之为心理问题的定义-得到恢复。这又一次地让我们看到,这些不良的改变多么容易渗透社会。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甚至大型、似乎理智、谨慎、负责的机构也会推动公众无法接受的政策。「7」

我们不能让成年男性,尤其是在一个有缺陷的环境中长大的男性,再次重演童年的不幸,甚至将其当作范例,加在无辜的孩童身上。面对这样的经历,很多孩子都没有办法维护他们应得到的关怀和权益。受害的男孩,在公开他们被一位到几位男人性虐后,一般都会说:自己根本没有选择。同样,成年男性不应该为了自己的欢愉而在其他孩子或成年人身上推动这种无情、不成熟的行为。这会影响孩子、其他成年人和整个社会的自然的、理想的成长,扰乱平静的心灵。

1 Knight and Garcia, “Homosexual Parenting: Bad for Children, Bad for Society,” edited by Mary E. Williams, Homosexuality: Opposing Viewpoints (San Diego: Greenhaven Press, 1999), p. 189.

2 http://www.virtueonline.org/portal/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2642.

3 http://www.truthusa.org/quotes/morality.htm

4 http://www.nambla.org/join.htm

5 Marshall Kirk and Hunter Madsen, After the Ball: How America will conquer its Fear & Hatred of Gays in the 90’s (New York: Doubleday, 1989), p. 43.

6 同上, p. 183-4

7 Joseph Nicolosi, A Parent’s Guide to Preventing Homosexuality (Illinois: InterVarsity Press, 2002), p. 128.

 

分类:书籍:「同性恋者的本质:我的痛苦你在意吗?」
点击数:4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