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www.ruthblog.org/2015/02/18/the-sexual-revolutionary-beat-goes-on/
性革命浪潮持續
Jennifer Roback Morse

本文原刊於《美國公教誌》(National Catholic Register)2015年1月14日號。

演員Gary Sinise與霍士電視台主持Brett Baier因受同運團體壓力,取消出席天主教所辦某商場領袖會議。讀者會以為,這不過同運團體又一次恐嚇所厭惡對象,但還牽涉更大問題,這是為性革命排除障礙之伎倆;而關鍵問sexual題是,在此浪潮下,尋常百姓是否還可以有自己版本的人生情節。

以下是上述會議背景,讀者可能不知。昨天職場使節(Legatus)致函五千會員說:

謹致函知會各位,2015高峰會兩位嘉賓講員Gary Sinise與Bret Baier將缺席會議。兩位與其各自的顧問商議後決定不參與是次會議,其主要原因,乃不欲與另一嘉賓Paul Darrow同場出席。Darrow主講題目,是天主教會如何透過「勇敢機構」(Courage),以同情心、體貼當事人的方法,應對同性戀者的需要。

勇敢機構(http://couragerc.org/)的宗旨,是幫助終生有同性戀傾向人士活出貞潔。機構不謀「改變」求助者之性愛慾望,不會令他們轉而愛戀異性。儘管有求助者最終有此轉變,但非所有人如是。

勇敢機構網站指,勇敢機構之目的,第一,「是幫助教友按天主教會有關同性戀之教導而活出貞潔」,此外亦幫助人改善祈禱生活,讓會員過團契生活,互相支持,成為彼此榜樣。讀者大概以為,成年人作這些選擇,想聚在一起互相支持,沒有人會反對。這樣想就錯了。

同運分子現在強迫你相信,有同性戀感覺的人是無法經歷改變的。在同運分子看來,性傾向其慾望、行為或感覺是沒有人想改變的,參與同性戀生活方式並不損害人,沒有同性戀者想改變,不論是出於宗教、健康或其他理由。

現年60多歲的Paul Darrow(http://www.ncregister.com/daily-news/courage-film-stirs-dialogue-offers-new-direction-for-outreach/#ixzz3OovJucEC)原是國際級模特兒,曾經全情投入「同性戀生活」,推動性革命。但現在是過一個喜樂天主教徒的生活方式,經歷天主恩寵,選擇守獨身。

讀者可知道,為何同運分子視Paul Darrow為一大威脅?

其實性革命從一開始就以這種模式運作-人們生活只有一套方式和人生觀,你若是不配合這套方式,就等於不存在,於社會上不存在。若你想說句話,那麼,願天主保佑你。你會發現,與性革命陣線作對,在公眾場合得付上高昂代價,有時甚至待在家中也不容易過。

無理離婚即是首例。「離婚不必提理由,令人得自由。孩子適應力強,不會有問題,沒有人因離婚而受害。」要是你曾受離婚之苦,那麼你等於不存在。若你父母離異,你掛念他們,實屬不幸;若你丈夫為另一個女人拋棄你,實屬不幸;若你妻子離開你,你想跟她復合,實屬不幸;而基本上,你在社會上並不存在。再看這個例子。「墮胎不過像脫牙般的小手術,沒一個女人墮胎而後悔的。」因此,若你墮胎後六個月仍然做噩夢,你是不存在的。若你曾經墮胎,每年到那個孩子本應「生日」的時候都覺得難過,你是不存在的。性革命必須把你當透明,你的人生經歷微不足道,不容這種事妨礙他們的偉大論述。

看見這種模式了嗎?對同運分子來說,他們只接受「一次同性戀,永遠同性戀」這種橋段。

所以我說,Paul Darrow與這會議不過冰山一角,問題在於,性革命運動所吹捧的人生橋段,是唯一許可的橋段。

要是你曾受離婚之苦,深感受社會漠視,請到Gary Sinise的面書(https://www.facebook.com/GarySiniseFoundation?ref=br_tf)留言講你的感受。

要是你因避孕引致種種健康問題,覺得沒有人願意聽你的,那麼,你也就成了性革命一大威脅,你可以電郵Brett Baier(mailto: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和他談談。

若你曾經墮胎,感到後悔,請給本文讚好,和其他人分享。請廣傳本文,告訴朋友。這些年來性革命實在欺人太甚。性革命所以能「持續進展」,全靠受害者「被隱形」-這些人從來不存在。除非我們幫他們說出來。

分类:同性恋问题概述
点击数:3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