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billmuehlenberg.com/2014/02/14/gender-bender-insanity/

胡闹的性放任

想破坏一个社会,只要改变它的性观念与价值就行。你要是能巅覆人的性观念,就能摧毁一个文化。这正是目下情况。1960年代性革命的苦果依然昭彰,且丑恶非常。

鼓吹性放任的人士知道,只须大开性革命之中门,就能从根本上改变文化,其影响之深远…

我们社会上的精英与知识分子对此当然一概否认,认为情况并无不妥。但正如Mary Eberstadt在2012年出版的《避孕药之后的亚当和夏娃》(Adam and Eve after the Pill)里面所说:「今天知识分子将要为对性革命的否认付沉重代价…」

早于数十年前已有人发出警号。1956年哈佛大学社会学家Pitirim Sorokin在《美国性革命》(The American Sex Revolution)中写道:「性革命之影响力,有如最戏剧性的政治或经济动荡,又似当代任何一场革命般急遽改变时下男男女女的生活…婚姻行为有决定性改变,滥交与性关系增加,种种行为皆会带来重大影响。一场性革命会影响数以千万人的生活,足以扰乱小区秩序,也肯定影响社会将来。」

不幸地,孩子往往成为最大输家。想想近期三宗鼓吹性放任的闹剧就知道了,三宗事件都一塌糊涂,足见性革命所「解放」的胡混势力是那么恐怖。

其中一宗新闻头条是这样的:「同性恋的继母变性蓄胡须,七岁女困惑喊『爸和妈』」。内容读着简直就像二级半科幻小说:「澳洲一名女同性恋者动手术平胸并蓄胡子作男儿身,其七岁继女惟有喊她作『爸』和『妈』。

「该名接受变性手术女子是女孩生母之恋人。继母接受手术后,令女孩相当困惑。变性男子暂称『布朗先生』,他已与女孩的生母分手,惟仍于昆士兰家庭法庭闭门听证会上申请如常接触继女。

「布朗先生于庭上称,他曾与女孩生母为同性恋恋人关系,二人与女孩、并女孩生母另一名较年长子女共同生活近三年;布朗先生目前与另一名变性男子一起生活。据《快递邮报》(Courier Mail)报道,布朗先生与女孩生母曾经分手,期间其女友曾旅居海外,与另一名男子生下女儿,再与布朗先生复合。

「女孩出生时二人正同居,除期间曾一度短暂分开以外,二人大多数时间与两名孩子同住,并决定委身对方。但在『委身庆祝会』后一个月,布朗先生称自己是跨性别人士,开始接受荷尔蒙治疗,预备做变性手术。」

这是多么混乱的情况!孩子真可怜,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简直是噩梦。然而美国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且看另一则新闻,是多么令人担忧:「法官指自称为女儿身的男生可以使用女生洗手间」。

事情是这样的:「缅因州某小学禁止一名跨性别男生使用女洗手间,被该州最高法院裁定违犯反歧视法,是该州首宗案例。学校曾指示该名学生(Nicole Maines)使用教职员、而非学生洗手间,及后该生家长于2009年向缅因州人权委员会提出诉讼。

「法庭指奥朗诺小学(Orono school)的做法违反该州人权法,因法例禁止因性倾向或性别认同而歧视。Nicole现年14岁,正接受荷尔蒙治疗以压抑男性青春期性征出现,她原名Wyatt,自四年级起易名Nicole,并自称女生。」

该篇报道列出「酷儿性别身分网」(Genderqueerid.com)所提「性别身分」清单,网主声称为「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研究」学士,并完成「三藩巿性信息及性教育训练课程」,该清单如下:

  • 无性别
  • 雌雄同体
  • 双性别
  • 男性化的女生(非双性别)
  • 易服者
  • 半女生
  • 半男生
  • 阴阳人
  • 女性化的男生(非双性别)
  • 流动性别
  • 「干」性别
  • 变性男同志
  • 变性女同志
  • 跨性别
  • 中性
  • 泛性别
  • 后现代性恋者
  • 第三性别
  • 三性人
  • 跨性女
  • 跨性男

共有21项选择,可真是琳琅满目,而我们大多数人还以为生物上只有两性哩。我们实在需要与时并进。再说,这张清单似乎还会不断发展,现在面书也提供50个性别选项了!对,是50个!

如Ben Johnson写道:「面书有12亿用家,性别选项当然也要包罗万有。社交媒体展现了一种新面貌,就是容许用家丢弃原始的男女性身分,改以数十种『性别』选项形容自己。

「除此以外,用家还可以在个人简介的『性别』部分点选『新增』,并随意添加其他项目,包括『泛性别』、『别性酷儿』、『双性别』、『无性别』、『性别存疑』、『雌雄同体』、『合性别』,与『中性』等。同性婚恋网站Bilerico Project负责人John Becker在面书留言说:『干得好,打破两性界限!』以表扬这个社交网站巨头此决定。

「『过去数年间,面书专页已成为不少人的网上身分。今天面书踏出此决定性一步,让无数人真诚、准确地形容自己…』同运组织人权运动总干事Chad Griffin说。他希望面书此举令其他人更『支持个别人士的多元身分』。人权运动另一发言人Ellen Kahn也指,『平权浪潮席卷所有人』。」

因平权之名,所以我们现在有无数那么多个性别选项了?因政治正确之名,我们就必须假装生理特征不曾存在过?这些胡言乱语绝非人人认同。「美国同性恋真相组织(Americans for Truth About Homosexuality)总干事Peter LaBarbera开玩笑道:『还记得从前只有五种性别的好日子?』他接受生命网新闻台(LifeSiteNews)访问时说,还好他们尚未包括『干性别』这个选项,可是也有愈多人喜欢以此灵活浮动的性别身分自称。虽然如此,面书的性别选项已够多,且似乎将不断增加。」

Johnson续写道:「不少人警告性别浮动的观念很危险,会造成伤害;与其他身分不同,性别本来就只有两种,这是生理使然。鼓励年青人质疑-甚至可以改变-生理现象,会对身心灵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所谓牵一发动全身,人若更改性别,等于改动全人身心。』LaBarbera说,他与很多变性又后悔的人交谈过。

「Walt Heyer是过来人,他动手术男变女,事后只觉得自己是个『大骗子』,惟有用古柯碱与酒精麻醉自己,甚至曾经自杀,幸而失败,最后终于恢复男儿身。现在从事辅导工作,帮助那些在性别身分上挣扎的人去接纳自己天生的性别。」

「多元性别身分」这片天空真是无边无际,世上有多少人就可以有多少种「性别」-或者甚至更多。1960年代曾有人警告,性革命在长远而言将会造成恶果,提此警告者当时让人嘲笑,现在我们知道,此话一点不差。

然而恐怕目前所见,仅是性放荡大势之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