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carm.org/questions-homosexuals

对同性恋者、及支持同性恋人士之问

Matt Slick

  1. 关于同性恋基因:异性结合可生子,同性结合不能,既然如此,怎么能说同性恋是天生的?因为天择使然,「同性恋基因」必不能留存后世。
  2. 关于同性恋基因:有说性倾向是由基因决定的,而同性恋群体希望得到文化上及社会上的支持,「因为同性恋是天生的」;若然的话,他们应该也支持「恐同」了,因为「恐同」心态乃随着异性恋取向而生,天生就抗拒同性恋的。
  3. 关于同性恋基因:既然异性结合会生子,同性结合不能,这岂不证明同性恋是后天学来的;因为同性恋基因应该早就消失了。
  4. 关于同性恋基因:不然的话,请解释「同性恋基因」是借着哪种机制帮助人类生存、并繁衍后代?
  5. 关于娈童基因:如果「天生如此」可成为同性恋行为的理由,因此认为这并非有违道德,那么娈童应该也同样没问题了,因为娈童者也自称是天生的。
  6. 关于娈童基因:有说娈童的问题,只在于孩童心智未成熟,这样做有违他们意愿,那请问人到了甚么年纪才够「成熟」,可按着自己的天生取向参与性活动?
  7. 关于个人意愿:关于「性向是天生的」这个题目(性向可包括同性恋、摩擦癖、偷窥癖);有说娈童有别于同性恋,前者的确有道德问题,因娈童者之弱小对象还不够成熟表达个人意愿;那么一旦这些弱小对象终于长大到一个程度,可以明确表达想法了,而他们也表示想和成年人发生性行为,这又该怎么说呢?
  8. 关于个人意愿:如果「个人意愿」就是性行为的唯一准则,若有18岁以下青少年表示他们想与成年人性交,这又可以吗?
  9. 关于道德标准:请问同性恋者的道德标准基础为何,他们是按甚么准则分辨性行为的对错?
  10. 关于社会道德标准:若说同性恋者的道德标准乃以社会为基础,又凭甚么认为社会能成为建立道德标准的良好基础?
  11. 关于社会道德标准:若说同性恋者的道德标准建基于社会,但这种道德标准却于另一个社会的标准相矛盾,既然如此,怎么说哪个社会的道德系统必然正确?
  12. 关于社会道德标准:若说同性恋者的道德标准建基于社会,那么建基于社会的道德标准是否社会上所有人都要遵守呢?
  13. 关于社会道德标准:若说同性恋者的道德标准建基于社会,当社会上大多数人都认为同性恋道德上是错的时,同性恋者怎么有权改变这种标准呢?
  14. 关于个人道德标准:有说同性恋者的道德标准乃建基于自己,他们又怎么有权批判其他人,包括那些不认同他们的人?
  15. 关于个人道德标准:若说同性恋者的道德标准乃建基于自己,他们又怎么有权批判「恐同人士」呢?恐同者不过也表达自己的道德判断啊。
  16. 关于个人道德标准:同性恋者认为「恐同」是错的,因为他们要求限制同性恋者的权利,将其价值观加诸别人,请问他们又有甚么权利可以将他们的性取向价值观强加诸别人?
  17. 关于个人道德标准:若说同性恋者的道德标准乃建基于自己,他们又为何有权企图改变社会,以迁就自己的道德取向呢?
  18. 关于个人道德标准:若说同性恋者的道德标准乃建基于自己,但他们同时认为自己有权改变社会,以迁就其取向,这岂不非常傲慢吗?
  19. 关于公民权:若说应就同性恋者的性取向(即性行为)赋予公民权,那么又是否应该给其他性向人士如娈童、乱伦、偷窥、露体、虐待、恋物癖、摩擦癖、恋尸癖、窒息式性行为等赋与同样权利?不然的话,为甚么不可?
  20. 关于公民权:若说应就同性恋者的性取向(即性行为)赋予公民权,岂不也应按异性恋者的性取向赋与同样权利?不然的话,为何不可?
  21. 关于公民权:若其他性取向人士不能享同样权利,为甚么单单同性恋就有特权保护,其他性行为不能?
  22. 关于公民权:若同性恋有公民结合及家庭伴侣特权,异性恋者是否也应该有?
  23. 关于公平:我们岂不也应该让其他性取向人士(如娈童、乱伦、恋尸、窒息式性行为等)进行同等分量的宣传,可以做巡游,在学校、电影、处境喜剧、杂志里亮相?不然的话,为何不可?
  24. 关于公平:若你们是同性恋者,或支持同性恋者的人士,你们也会同样支持异性恋者做巡游,制作宣传异性恋的电视剧,在学校宣传异性恋吗?不然的话,为何不会?
  25. 关于公平:若不宽容同性恋是错的,那么同性恋者对不认同同性恋人士不宽容,又对不对呢?
  26. 关于公平:同性恋者自称想所有人对他们宽容,却不容许有人不认同他们的行为,这岂非伪善吗?
  27. 关于公平:若同性恋者强调宽容,为甚么要千方百计改变社会对同性恋的观点?这岂非少数人对多数人的不寛容吗?
  28. 关于公平:若你们认为同性恋者不宽容多数人的观点是可接受的,他们也应该千方百计改变社会以迁就其取向,那么反过来说,大多数人试图改变同性恋者的看法,使他们适应大众,岂不也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