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www.therxforum.com/showthread.php?t=983682&page=15

同性双亲子女高中毕业率

较好的研究推翻「同性双亲与已婚父母育儿两者并无二致」假说

Christopher Rosik, Ph.D.

《家庭经济学评论》(Economics of the Household)发表一项新研究(Allen, 2013)挑战「同性双亲与已婚父母育儿两者并无二致」此流行说法。目前有关同性双亲育儿之研究,大部分由女同性恋研究员以小型样本为研究对象,且主要属女同性伴侣家庭,以此类样本与已婚父母育儿的家庭作比较。然而Allen的研究值得留意的,是他从加拿大2006年全国人口普查随机抽样两成样本。在2006年人口普查进行期间,加拿大同性伴侣可享1997年后所订立婚姻法内保障之税务优惠与国家福利,相关同性伴侣法案于2005年起开始实施。

由于样本范模大,且为随机抽样,令此项研究尤其值得关注。Allen注意到,此前有关同性伴侣育儿与孩子发展的文献有几个问题:

第一,研究在不同程度上带宣传色彩,有既定政治立场,所作结论往往为某种政治目的服务,与研究发现本身之可靠度、所举实证未必相符。第二,此类研究所用以衡量孩子与家庭表现之量表并不统一,令其他研究人员往往无法重演结果,几乎每项研究都用一种新的衡量方法。第三,也最重要的是,大部分同性双亲研究(几乎都是女同性恋伴侣)其实验设计可信度都不足,如样本范围小,用方便样本、或「滚雪球」的方法物色对象,测试方法功率太小等。

「功率」是统计学名词,指某项测试识别差异之能力。样本太小的话,就只能识别到比较大的差异,其中许多重要差别都会遗漏,据此下结论是相当冒险的。然而所谓两种家庭育儿效果「并无二致」之说,却是根据此类研究而产生。Allen综览53项关于同性双亲的研究,发现几乎全都使用非随机抽样设计。其中仅两项研究其样本大于500个,其余样本大都在30至60个之间;但按正常情况,研究若要论证相关假设,样本数量应最少有800个。作者总结说:「综观同性双亲研究文献,我们只能说,这只是一系列实验研究。」

Allen的研究使用加拿大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以致可以识别较多变量,是从前研究没提及的,并设立控制组,包括双亲婚姻状况,家庭流动性(如搬家频率),孩子在学校出席率,父母教育程度,并评估不同性别之双亲与子女之间的差异;可说是用了高标准的分析法,为相关研究跨出一大步。

整体而言,Allen指出其样本有三个主要特征:已婚父母之子女高中毕业率较其他组别高;女同性伴侣子女高中毕业率则较其他组别低很多;另外四个组别家庭(父母同居、单亲母亲、单亲父亲、男同性恋伴侣)子女高中毕业率则相若,在已婚父母及女同性伴侣两个组别之间。Allen总结同性伴侣家庭中不同性别双亲与子女情况如下:

…观乎子女高中毕业率,与同性双亲(不论男女)同住的孩子在这方面挣扎较大,有别于已婚父母的子女。一般而言,同性双亲家庭子女毕业率仅及另一组别[已婚父母家庭]的65%,无论是否考虑其他条件变量,此差异仍在。观乎子女之性别,则似乎同性双亲家庭之女儿在这方面挣扎较儿子更大,其中男同性双亲之女儿其高中毕业率更特别低。

最后一项发现值得仔细研究,因有助反映同性双亲家庭子女在无父或无母环境下成长之结果。数据显示,同性双亲家庭若而为混合性别者(即双亲性别与子或女不同),在孩子毕业率此项目上造成极大差异。女同性伴侣之女儿高中毕业率仅及已婚父母女儿之45%,男同性双亲之女儿更只及15%;女同性伴侣之儿子毕业率则及已婚父母之儿子76%,男同性伴侣之儿子则及61%。然而Allen指出,男孩的数据并不构成显著的统计学差异。

从另一个角度看相关差异,Allen的发现反映出,男同性伴侣的儿子高中毕业率为72%,女儿则为43%;女同性伴侣儿子相关比率为48%,女儿则为55%。Allen指出此等差异,与将相关情况诉诸「歧视问题」的说法并不相符;总言之,「两个父亲带儿子、并两个母亲带女儿,孩子的表现会更佳」。

此项关于同性双亲之研究其方法仍有其限制,包括:一,无法追溯孩子的家庭历史;二,无法追溯孩子出生时的家庭环境(即伴侣究竟藉领养、代母,或其中一方之前的婚姻而得子);三,识别出与同性恋单亲家长同住之子女;四,无法识别女同性伴侣是已婚或是同居。建议另外进行研究,评估孩子在校被欺凌经历,以观察相关经验是否影响孩子毕业率。如Allen所言,必须另作研究考察造成相关差异之因,在没有实质证据的情况下,别再妄言两种家庭模式「并无二致」。

最后要说的是,此项研究另一值得留意的地方,是由一个经济学家进行,并且获经济学刊物登载。虽然这看来有点奇怪,却可能反映一个事实,就是经济学范畴较社会科学更能容纳不同思想与政治立场,所以经济学刊登载文章之意见,往往较仅为自由社会主义服务之刊物更多元。Regnerus因其同性双亲研究受尽精神健康专业圈子内之攻击、诽谤、不合理批评、被边缘化,同样事情要是在经济学圈子发生,则未必会有此下场(Wood, 2013)。可以预见的是,社科界和精神健康界所忽略的事,只能由经济学界提出来,必有更多像Allen等研究出现,愈益显明精神健康界目前所谓「两种家庭并无二致」之说乃是不堪一击。

参考数据

Allen, D. W. (2013). High school graduation rates among children of same-sex households. Review of Economics of the Household. Advance online publication. doi: 10.007/s11150-013-9220-y

Wood, P. (2013). The campaign to discredit Regnerus and the assault on peer review. Academic Questions, 26, 171-181. doi: 10.1077/s12129-013-9364-5

 

分类:同性婚姻的问题-育儿
点击数:4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