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dailycaller.com/2018/07/09/pedophiles-lgbt-community/2

 20180713 3

戀童癖者認為他們應該成為LGBT社群的一份子

PEDOPHILES BELIEVE THEY SHOULD BE A PART OF THE LGBT COMMUNITY

2018年7月9日

Jessica Jenkins(http://dailycaller.com/author/jjenkins

 

戀童癖者將他們自己重新塑造為「MAPs」或「被未成年人吸引的人(Minor Attracted Persons)」,以期望獲得接受並被納入LGBT社群。

 

根據城市詞典(Urban Dictionary),MAP這個廣義術語包括嬰兒戀癖者(infantophiles)(嬰兒)、戀童癖者(pedophiles)(青春期前兒童)、戀少年者(hebephiles)(青春期兒童)和戀青少年者(ephebophiles)(青春期後兒童)。有些MAPs也把自己稱為NOMAPs 或「非違法的被未成年人吸引的人(Non-Offending Minor Attracted Persons)」。

 

這些戀童癖者試圖成為LGBT+社群的一部分,甚至為同性戀自豪月(Gay Pride Month)打造一個「自豪」的旗幟。

20180713 4

https://twitter.com/COMMUNIST_FISH/status/1012191868396941313/photo/1

 

對未成年人的附言:如果你在任何地方看到這個「自豪」的旗幟,要注意,這個標誌是代表MAPs,即是「被未成年人吸引的人(Minor Attracted Persons)」。這是戀童癖者的旗幟。

 

「MAP/NOMAP 社群」試圖牽動人心,他們聲稱:戀童癖者是被邊緣化、被誤解的人,並且只要他們沒有按著對兒童的吸引採取行動-或者在他們得到兒童的許可的情況下-他們不應該被視為壞人。

 

諸如「預防項目(The Prevention Project)」這樣的網站,聲稱它們旨在幫助兒童,在「人人都需要支持」的標題下張貼諸如下面一條的引文,讓人想起在掙扎的同性戀青年的證詞。

 

「約翰」有自殺傾向。社交媒體上的魔頭在他一生中的大部份時間欺負他,因為他與人不同。這些欺淩者主要是聲稱,基於他們的宗教信仰「約翰」是要下地獄和是該死的。他們在他的推特頁面描述他們會如何殺死他,人們都支持他們的仇恨。約翰急切尋求幫助,尋求治療他的恥辱,抑鬱,和自殺傾向。雖然他害怕與陌生人分享關於自己的一切,但是他感到很需要幫助,因為他從來沒有傷害任何人的欲望。有一次他將他對兒童的吸引向他的治療師分享,他的治療師告訴他:「我不治療性罪犯。」

 

在Tumblr(https://mappositivity-blog.tumblr.com/)有許多博客,表示支持(https://nomap-safezone.tumblr.com/)MAPs,聲稱他們應該是LGBT社群的一部分,並試圖為這些「被未成年人吸引的人」創建「安全空間」。博客「戀童癖者關於戀童癖(Pedophiles about Pedophilia)」也以暗淡的筆觸介紹了許多「被邊緣化」的戀童癖者的悲傷故事,聲稱他們不想傷害人,只想像其他人一樣被愛,正如「為什麼戀童癖和戀童癖者對兒童沒有危險」、「成長為一個戀童癖者」、和「我是如何作為一個反接觸的戀童癖者向我所愛的女人出櫃」這樣的標題所示。

 

這些名字的改變,似乎是跟隨自由派提出更「政治正確的」名字以重新塑造事物的趨勢,但下一步真的是將戀童癖正常化嗎?

 

分类:同性婚姻的问题-社会
点击数: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