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lc.org/newsroom/details/071119-apa-promoting-open-relationships

美國心理學協會促進開放式關係

2019年7月11日

 

華盛頓特區 - 作為美國心理學協會(APA)LGBT活躍分子議程的一部分,它創建了一個工作組(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mRS8xfansluw0Wh9MtCRrVPJvy0npEYs/view?fbclid=IwAR1-2YTq7Owiuic85OIR32w8R9aXJlJxK_75qRhynah1X_vGi0xbYrfiwyg),反對單一配偶制婚姻並使⸢各方同意的非單一配偶⸥(consensual non-monogamous)關係正常化,它稱之為各方同意的非單一配偶制(Consensual Non-Monogamy(CNM))。CNM包括多配偶制和多情戀關係(群體性關係,包括⸢交換伴侶⸥)。事實上,APA工作組有一份請願書(https://airtable.com/shrdP9C8TTR7Vdm8e),使有多個性伴侶的人作為受保護的人群(⸢我支持將各方同意的非單一配偶制關係作為受法律保護的人群⸥)。

 

各方同意的非單一配偶工作組⸢促進(https://www.apadivisions.org/division-44/leadership/task-forces/index)認知和包容各方同意的非單一配偶制和親密關係的多樣表述。這些關係包括但不限於:多情戀關係,開放式關係,交換伴侶,混亂關係以及其他類型的合乎道德的非單一配偶制關係的人⸥。

20190802 1

照片來自各方同意的非單一配偶制工作組臉書(Facebook)頁面:⸢在我死之前,我想要使各方同意的非單一配偶制正常化。⸥

 

APA擁有超過110,000名成員,繼續允許一小群性混亂主義者定義其對性向、性關係的立場,而不是作為一個在性向、性關係或性別方面客觀的以科學為根據的信息來源。根據APA對這一最新倡議的官方描述,⸢尋找愛情和/或親密性關係是大多數的生命體驗的核心部分。然而,對所有人而言,在沒有社會和醫學譴責的情況下參與親密性欲關係的能力,並不都是自由的。⸥

 

工作組的⸢經同行評議的⸥(https://www.zotero.org/groups/1274647/consensual_non-monogamies_literature_list?fbclid=IwAR39akgK8bKKEFm35dMD1eMdDCcrDQp_cu4Ho2tYphj9-3KzMvjczoDwp7w)以及歷史上的各方同意的非單一配偶制(CNM)文學研究,⸢包括肯•哈斯拉姆(Ken Haslam)對多情戀關係的研究((https://kinseyinstitute.org/collections/archival/homosexuality-polyamory-transgender-asia-sexuality-and-erotica-collections.php?fbclid=IwAR2qw7h57ZL8UisMJkewZSL7PA8xaMM7zzzjLaQgk2hhzcnK1VOuOHijiKk#haslam)),是基於(https://www.facebook.com/Div44CNM/)阿爾弗雷德•C•金賽(Alfred C. Kinsey)的著作,這位1940年至50年代的印第安那大學性癮者,被稱為性關係的革命之父。這位性學家於1953年創立了金賽研究所,並仍舊⸢致力於在全世界推進性健康和性知識。⸥然而,金賽所使用的方法是不道德的,包括對嬰兒進行性實驗和虐待,並且其統計和科學的欺詐性⸢資料⸥是來自連環兒童強姦犯,性犯罪者,囚犯,妓女,戀童癖和雞奸者。

20190802 2

CNM特別工作組聯合主席希思•施奇傑(Heath Schechinger)(https://medium.com/@dr.schechinger)說(https://medium.com/@dr.schechinger/what-therapists-need-to-know-about-consensual-non-monogamy-1b7cc1b2b32a):⸢我擔心這個社群缺乏支持。太多處於CNM關係的客戶不得不教育他們的治療師。他們中太多人中斷治療,因為他們的治療師對他們進行論斷批判,治療師對CNM沒有足夠的了解所以不能提供幫助,或者更糟糕的是,他們積極地製造誣衊性的評論...現在是時候檢查我們的偏見,並對參與到各方同意的非單一配偶制關係的客戶採取非論斷的態度 - 就像我們對待LGBTQ客戶一樣。⸥

 

CNM特別工作組遵循與APA創建的相同的議程,以對⸢經同行評審的性傾向改變的努力(sexual orientation change efforts, SOCE)期刊文獻進行系統性的評價,並得出結論,改變性傾向的努力不太可能成功,並存在一定的傷害風險,這與SOCE從業者和宣導者的主張相反。⸥APA的特別工作組關於⸢對性傾向的適當治療回應(Appropriate Therapeutic Responses to Sexual Orientation)⸥報告(2009年)被提出作為⸢科學證據⸥,並且,在許多涉及不想要的同性欲望和行為的案件的法庭上,就提供諮詢輔導的有效性方面蓋過了所有其他的可靠信息。

 

APA特別工作組委員會並不具備客觀性,七名成員中有六名公開聲稱他們認同為LGBT群體。第七個人在被挑選進入工作組之前從事同性戀活躍主義。除了這種偏見之外,在他們調查開始之前,工作組成員承認反對這樣一個事實:即諮詢輔導可以幫助那些在同性欲望和行為中掙扎的人,這是基於他們認為同性戀必須被其他人視為⸢具備肯定意義⸥的觀點。

 

因此,APA拒絕了(https://www.josephnicolosi.com/collection/2015/6/11/who-were-the-apa-task-force-members?fbclid=IwAR2r3BQvgXiwHI4GDje8JW4JzjUGYp09LeZCfonY49IQ3GMHY9rnQcxxMEI)五名合格的談話治療從業者申請加入特別工作組委員會。當被問及為什麼那些申請人被拒絕時,工作組主席說:⸢他們沒有被拒絕,他們只是沒有被接受。⸥

 

2009年NARTH委員會對APA報告的回應(https://static1.squarespace.com/static/55efa8b5e4b0c21dd4f4d8ee/t/55f03ed3e4b0ef16d8a9c7fe/1441808083056/Narth%27s+Critical+Analysis+of+Task+Force+Report_c.pdf)得出的結論是,⸢APA將同性戀標記為『正常』是一種價值判斷,與工作組的主張相反,並非來自科學。⸥NARTH委員會還透露,APA報告中的偏見被進一步證實,由於工作組沒有揭露罄竹難書的、與同性戀生活方式相關的不斷加劇的精神異常情況,而且工作組決定不去研究已經報告治療成功的個體人群。

 

自由顧問團(Liberty Counsel)的創始人兼主席馬修•斯塔韋爾(Mat Staver)說:⸢所謂的『各方同意的非單一配偶制』工作組的存在更像是一個證據,表明美國心理學會已經失去了它本有的意義。那些想要拒絕對有著不想要的同性欲望或混亂的人提供幫助的輔導的人,同樣的這些人也希望推廣性關係混亂,並使『開放式關係』成為受保護的人群。現在是時候質問APA,因為他們無科學性的偏見對人類有害,⸥斯塔韋爾說。

 

自由顧問團(Liberty Counsel)是一家國際性的非營利,訴訟,教育和政策組織,自從1989年起,致力促進宗教自由,生命的神聖,和家庭,通過在這些事務以及相關主題方面提供無償援助和代表。自由顧問團(Liberty Counsel)通過高清晰網路電話(Skype)和線路終端網路(LTN)不惜代價供應優質的無線廣播電視面談。

 

 

 

分类:同性婚姻的问题-社会
点击数:1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