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www.frc.org/updatearticle/20170131/storied-institution

一個傳奇的機構輸給了社會壓力

2017年1月31日,Tony Perkins

20170203

在週一(1月30日),美國成員多達二百萬的最大青年機構之一-美國童子軍(The Boy Scouts of America,簡稱BSA),再次屈服於發聲的少數群體的要求。美國童子軍昨日宣稱,該機構將容許自視為男性但生理為女性的孩子加入其只為男性開放的項目。

 對於一個成立年份可追溯到1910年,並且初衷是為戰事預備年輕男性(http://www.scouting.org/Home/CubScouts/Parents/About/history.aspx)的機構來說,這不過是受害的心態在發狂。

 在美國童子軍網站上的一份正式申明(http://scoutingnewsroom.org/press-releases/bsa-addresses-gender-identity/?utm_source=scoutinglink)中,他們表明,「在100多年裡,美國童子軍,與學校、青年運動和其他青年機構一起,基本上都是按照個人出生證明上的信息來決定他們是否適合我們為男性開放的項目。然而,因著社區和各州法令對性別認同的不同詮釋,這種方法不再能滿足需求,並且這些法令在州與州之間也不盡相同。從今天開始,我們將按照申請上注明的性別認同接收青年進入我們的童子軍項目。」

 儘管美國童子軍聲稱他們的決定是基於全國關於性別認同的廣義對話(https://www.yahoo.com/news/boy-scouts-allow-transgender-children-002100280.html),實際上很可能是因為新澤西斯考克斯(Seacaucus)的一樁案件(http://www.nydailynews.com/news/national/8-year-old-transgender-boy-asked-leave-n-cub-scout-pack-article-1.2926702)引發熱議,導致美國童子軍做出如此決定。在2016年12月,一個自認是變性男孩的8歲女孩因為生理性別為女性,被勒令離開她所在的幼童軍團(Cub Scout pack)。後來美國童子軍邀請她回來,表明在美國只要你抱怨夠大聲,你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

 這不是美國童子軍第一次屈服於政治壓力。在2013年,美國童子軍決定容許自認是同性戀的青年進入童子軍,在2015年的激烈討論中,它解除了對軍隊領導和雇員不得為同性戀的限制。

 美國童子軍稱其自身為全國一流「性格發展和基於價值觀的領導力培訓」的提供者,其使命為「通過向青年灌輸童子軍誓詞和童子軍法中的價值觀,來預備他們在一生中做出合乎倫理和道德的選擇」。

 確切來說,這些「道德」和「價值觀」到底是什麼?看起來它們指的是易變的「性別」觀念,以及將政治正確置於所看顧孩子的幸福之上的意願。美國兒科醫生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Pediatricians)在夏季申明的基礎上發佈了一份有力的申明(http://www.acpeds.org/the-college-speaks/position-statements/gender-ideology-harms-children),稱容許孩子更改自己的性別認同實際上是造成心理和生理的傷害:「人類的性別是客觀的二元生理性狀:『XY』和『XX』是健康的遺傳標記-不是紊亂的遺傳標記。」對於美國童子軍來說,這樣的申明似乎「不再足夠」。

 我們目睹了在美國的一股持續令人不安的潮流,就是身份認同的政治超乎道德,男性閹割超乎力量和榮譽。美國童子軍可能要再次回顧下他們的童子軍誓言(http://scoutingnewsroom.org/about-the-bsa/at-a-glance/):

 為了我的榮譽我會盡我所能

盡我對神和祖國的職分

服從童子軍法

隨時幫助他人

保持自己身體強健

頭腦清醒,品行端正

 儘管誓言依然堅固,美國童子軍機構卻不過是一個鏤空的空殼,仿效妥協的責任,對誓言要效忠它的男子不過是一個危害。美國童子軍已經屈從於道德懦弱,畏懼、不敢對抗推動扭曲性別議程的人的貪婪要求。

在美國還有另一個確實堅持該童子軍誓言核心價值的童子軍機構,叫做Trail Life USA。參與童子軍的教會應該考慮Trail Life USA作為另一個選擇。

分类:同性恋运动压制自由
点击数:2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