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4 / 5

加星加星加星加星减星
 

toilet

翻译自 translated from The Quad City Times © Copyright 2016 

Transgender activists put ideology above safety 

跨性別激進分子將意識形態擺在安全之上

彼得·斯皮里格(Peter Sprigg)

2016/04/21

跨性別運動激進分子要求社會認可那些認同與天生生理性別不同性別的人的選擇,並為此慶祝。這些要求甚至應用於那些最年輕的患有性別認同障礙的人群-三歲的小孩子。然而,這種做法,無論在醫學上或心理上,都可能有損於孩子的長期最善利益。

 

多倫多大學的精神病學家蘇珊·布蘭得利(Susan Bradley)和心理學家肯尼士·朱克(Kenneth J. Zucker)都對性別認同障礙患兒有廣泛研究。他們的研究指出,那些在童年表現出跨性別行為的人當中只有比例極少的人在成年後變成跨性別者。

 

跨性別運動激進分子將社會的接受看作萬靈藥,但並沒有證據表明,接受變性的兒童在成年後會免於認同跨性別帶來的負面結果,包括高自殺率、健康問題和需要精神健康專科服務。朱克和布蘭得利報告提出了,兒童性別認同障礙可以成功治癒,並認為不對此進行治療是不負責任的

 

基於學生出生時的生理性別來劃分男女生是合乎邏輯且客觀的;基於他們主觀的自選的性別來分類可能是叫孩子做一個改變其一生的決定,他們並不夠成熟自己來做這個決定;而且很可能有損他們自己的最善利益。

 

因此,南達科他州和北卡羅萊納州最近出台的相關法案遭到強烈抵制,這帶有諷刺意味-因為兩項法案實際上都准許為跨性別學生提供寬鬆的環境。

 

雖然跨性別運動的訴求引發一些重要的公共政策議題,但公共設施(如洗手間、更衣室和淋浴室)性別分隔的問題仍受到公眾極大關注。

 

當使用那些進行私人活動的公共設施比如洗手間,更甚的是那些涉及脫衣或與別人赤誠相見的公共場所(如更衣室或淋浴室)時,人們一直都指望與生理性別上的異性隔開。這個規定有助於保護個人的安全,免受性騷擾或攻擊的威脅,還可以保護基本意義上的隱私和體面。

 

跨性別運動激進份子要求允許跨性別人士使用與其自選性別而非生理性別相對應的公共設施,已經使人懷疑這個長期以來的假設。對於女性-或特別是一個年輕女孩-在與一個生理性別為男性的人共用這種公共設施時擔心遭到性騷擾或攻擊再合理不過了。即使沒有真的發生性騷擾或攻擊,仍然存在著侵犯隱私和有失體面的問題。再多的性別意識形態灌輸教化都不可能說服大多數婦女和女孩子相信她們的身體無關緊要。

 

2013年,麻塞諸塞州教育部發出關於性別認同的指引,說:

 

教育部...建議在進行新校設計和學校裝修時配備適當數量的中性洗手間...至少配備一間中性更衣室。

 

南達科塔州關於校內淋浴室的HB1008號法案規定,合理地配備一間單人洗手間,一間男女皆宜的洗手間,或管制使用一間(教職員)洗手間、更衣室或淋浴室。儘管這樣,該法案仍遭到跨性別運動激進分子的反對,並於3月1日被州長鄧尼斯·道加德(Dennis Daugaard)最終否決。

 

同樣地,北卡羅萊納州州長派特麥克羅里(Pat McCrory)3月23日簽署的2號法案要求配備一間單人洗手間或更衣室,或管制使用教職員設施

 

這種慷慨的環境安排可能在學校的建設和裝修上增加納稅人的開支。然而,這回應了跨性別學生(不使用與其性別認同不符的設施)和大多數非跨性別學生(不被迫與生理性別的異性共用這些設施)雙方的擔憂。但是,這項規定-麻塞諸塞州提出,南達科塔州法案中規定,如今由北卡羅萊納州簽署-遭到跨性別運動激進分子的攻擊,被視為無法接受的歧視

 

跨性別運動激進分子應該接受這種保護每個人安全與隱私的環境。他們不接受的事實說明了他們將意識形態的目標擺在年輕人的安全與福祉-包括跨性別學生的安全與福祉-之上。


 MD15F09 NORMAL

彼得·斯皮里格是家庭研究委員會的高級研究員。他為InsideSources.com撰寫本文。

 

分类:跨性別問題
点击数:3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