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翻譯自 Translated fromthefederalist.com

Transgender Regret Is Real Even If The Media Tell You Otherwise

儘管媒體矢口否認,變性人後悔真實存在

18575543953 e604d4117b b 998x662

他們不想讓你知道:變性人群體中有20%後悔,41%企圖自殺,6090%患有精神疾病。

沃爾特海爾(Walt Heyerhttp://thefederalist.com/author/walt-heyer/heyer walt photo

2015819

華盛頓郵報》週二報導(www.washingtonpost.com),白宮已委任第一位公開變性職員。拉菲·弗里德曼·葛斯潘(Raffi Freedman-Gurspan)已受聘擔任白宮辦公室人事部外聯和招聘主任負責總統人事事務。

我不知道白宮有什麼打算,但每個人都需要知道關於變性人後悔、自殺和精神疾病不治的真相。

6月份,CNN記者卡羅爾·科斯特洛就奧運會選手變性人-詹納trans-Jenner)的主題採訪我時,她忍不住以變性人只有2%後悔的虛假報導作為開場。也就是說,媒體傾向於遮蓋變性人後悔的統計資料。

在採訪的前階段(www.youtube.com),她聲稱,「我們研究過...並發現瑞典近期的一項研究,表明僅有2.2%的變性人-無論男女-對變性感到後悔」。

科斯特洛是個聰明的記者。所以為什麼她用對我的採訪來給觀眾提供誤導信息是那麼令人費解,除非其目的是減少和抹煞變性人群體對變性後悔的報告。科斯特洛僅用一項研究就對變性後悔的機率下結論。她或她的同事並沒有去看很多其他研究,那些研究表明變性後悔是相當普遍的。2004年英國衛報進行了一項調查(www.theguardian.com),他們回顧了100項研究,聲稱高達20%(五分之一)的變性人對感到後悔,CNN科斯特洛報導的多十倍

100項研究的回顧還透露,很多變性人仍然極度痛苦,甚至在變性手術後輕生。自殺和後悔是變性人生活的陰暗面。

媒體-不願意曝光陰暗面

媒體掩蓋變性人後悔和自殺並不是一個新的現象;36年前就已如此。在1979年,查理斯·伊倫費爾德博士(Dr. Charles Ihlenfeld)與著名的哈里・本傑明博士(Dr. Harry Benjamin)共事六年為500多名變性人施行激素治療,他對紐約的一群聽眾(vtgw.jadephoenix.org)分享他的經歷:「做過手術的人有太多痛苦。他們當中許多人都以自殺收場。」

媒體不願意報告這些傷心事,而且媒體從來都對那些會引負面效果的警示輕描淡寫。阿爾伯特·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說,瘋癲就是不斷重複做一樣的事,同時期待有不同結果。忽視負面效果並希望它們消散,這三十六年的瘋癲真是夠長了。

痛苦繼續存在。上個月,詹納利用獲得ESPY獎的機會鼓起勇氣告訴世界,41%變性人企圖自殺。我們可以花一整天時間來就變性人有後悔感並企圖自殺的原因進行辯論,因為其原因是多種多樣的。但是,對於一些變性人來說變性帶來痛苦並以自殺結束,面對這個證據無需辯論。

好吧,卡羅爾,到時間停止傳遞誤導信息說變性人後悔是罕見現象了。

變性人後悔並不罕見

2004年英國衛報進行的調查回顧了100項研究,發現有20%變性人感到後悔。考慮到2011年瑞典的研究(並非科斯特洛女士使用的研究資料)是在2004年英國調查的七年後公佈。它研究了變性手術後的死亡率和發病率,發現變性人有較高的自殺率。

此研究把19732003年瑞典所有變性人(男變女191例、女變男133例)與一個隨機對照組進行比對。變性人總體上來說因為心血管疾病和自殺有更高死亡率journals.plos.org),企圖自殺的比率也更高。自殺和企圖自殺是甚麼呢?不就是嚴重抑鬱和痛苦的症狀嗎?

我的人生故事和那些聯繫我的人的故事都道出了變性的後悔感。通常情況下,這些故事中包含自殺未遂或自殺意圖。

我曾是一個4歲大的跨性別孩子,在性別意識混亂中長大,並在42歲接受了變性手術。我以名為蘿拉詹森(Laura Jensen)的所謂變性女人的身份生活了8年。但不管我像所有的變性人一樣表現出多麼女性化,我只是一個穿著裙子的男人。我很不開心,對變性感到後悔,我企圖自殺。變性手術並不是治療抑鬱、焦慮或精神障礙的有效方法

有關其他疾病的駭人證據

一些研究表明,變性人絕大多數有需要治療的衍生障礙。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後悔感和自殺在變性人中普遍存在。以下的研究提供了無可辯駁的證據說明變性人絕大多數患有各種類型的精神障礙。無論CNN還是卡羅爾·科斯特洛都不會來報導這類研究。

  1. 「這些不同類型的病人中90%有至少另一種嚴重類型的精神機能障礙」,俄亥俄州克利夫蘭凱斯西儲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精神病研究院2009年對變性結果的臨床研究(www.ncbi.nlm.nih.gov)表明。換句話說,90%病人患有一種變性手術無法減輕的精神病。
  2. 根據荷蘭2003年專業認證精神科醫師的調查(www.ncbi.nlm.nih.gov),61%被定為跨性別的病人(359人)有其他精神障礙和疾病,尤其是個性和情緒分裂,精神障礙。
  3. 2013年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大學(University of Louisville)(www.ncbi.nlm.nih.gov)對351個變性人的研究發現,當中出現抑鬱和焦慮症狀的比率「遠遠超過一般人」。約有一半人有抑鬱症狀,超過40%有焦慮症狀

在任何媒體中,沒有一絲提及變性人患有嚴重的精神疾病,更少有報導像凱斯西儲大學發現90%或荷蘭精神科醫師調查顯示的61%。數字高得駭人,然而,沒有媒體報告。

沒有偏見的人會看到研究發現的累積效應-20%後悔,41%自殺未遂,90%有「嚴重類型的精神機能障礙」,61%也有其他精神障礙和疾病,50%有抑鬱症狀,40%表現出焦慮症狀-變性人受困於第一階段治療要接受變性手術的壓力。

然而媒體保持沉默。引發LGBT熱點話題比深挖背後的科學容易得多。

真正的憐憫始於真相

媒體傾向於忽視負面研究發現,其後果很簡單:什麼改變都不會有。繼續遮掩並期待有不同的結果簡直是瘋了。三十年以來,環境一成不變。跨性別者衍生的精神疾病得不到醫治。企圖自殺率會很高;變性後悔會頻繁出現。每當有變性人結束他或她的生命時,LGBT群體就會責怪社會或受害者,並爭取更多立法來「保護」他們。

變性人的生命顯然微不足道:對於媒體如此,對於LGBT群體也是。是時候讓媒體站出來,拿出有力證據讓大家看到變性人面臨的精神疾病、後悔感受和自殺傾向。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看到對所有後果的真正改善。

我相信真正的憐憫是借著提高問題的真實度,基於科學研究,並有最優秀的人才為我們社會中受苦的這個群體提供最優質的醫療服務。以政治正確來包裝問題或封鎖負面研究發現並不是憐憫的行為。政治正確阻礙了對疾病的研究和治療,使那些願意參與虛假報導的媒體三緘其口。誰是輸家?是那些對變性感到後悔的變性人。

白宮利用一個弱勢人群玩弄政治手段以贏得LGBT群體的支持,卻落得變性人後悔、自殺和精神問題不得醫治的風險。

沃爾特海爾(Walt Heyer)是一位有成就的作家和演說家,他致力於為那些因不必要的變性手術而生活支離破碎的人提供指導

分类:跨性別問題
点击数:3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