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www.tradingmysorrows.com/

一個跨性別者遇到神,復原了

 

我邀請神來,神就在禱告中來到我面前。我能看見他;主身穿白衣。他走近我,向我張開雙臂,在他臉上有慷慨的笑容。我看到自己是一個嬰兒。主把我抱起來說,「和我一起,你永遠是安全的。」淚水順著我的臉頰滑落,接著我露出了微笑;現在我復原了。(摘自我的書(一個跨性別者的信仰A Transgender's Faith) 116頁)

從那次禱告以後,我學到的是

手術後8年當我意識到外科醫生的刀已經沒有力量改變我的性別時,我充滿了羞恥感和痛苦,我轉向主,對他歌唱-

20170109

I'm trading my sorrows(我用悲傷來交換)

I'm trading my shame(我用羞恥來交換)

I'm laying it down for the joy of the Lord(我放下這些,來換主的喜樂)

 

I'm trading my sickness(我用疾病來交換)

I'm trading my pain(我用疼痛來交換)

I'm laying it down for the joy of the Lord(我放下這些,來換主的喜樂)

 

(在這張照片裡,正是我和這首歌的作者達雷爾Darrell)。

 

允許-甚至要求-一名外科醫生殘害你的身體-真是愚蠢。

 

真是可恥並痛苦,而且根本無效。手術不能糾正心理疾病。

 

在我看來,跨性別的鼓吹者故意不去警告那些想要成為跨性別者的人,他們有一半的機會成為災難。研究顯示了驚人的事實,30%的跨性別者會自殺。

 

跨性別的鼓吹者說跨性別者是天生的,但從瑞典2011年的研究表明並不是。在此研究中,瑞典研究者薩維克(Savic) 和艾維(Arver)的報告說明,目前的資料不支持男變女跨性別者的大腦是女性化的觀點。(見下文的研究報告摘要)。

 

我的結論

我的結論非常簡單-以下一條或多條說法是非常錯誤的:

 

  1. 很多跨性別者有著未被確認和未被治療的失調。哈利本傑明(Harry Benjamin)護理標準的「一體通用」方法是不正確的。
  2. 太多的治療師在考慮替代疾病或替代療法以及病人自殺結果時存在盲點。
  3. 以激素治療和/或外科手術變性的過程不是一件易事。許多病人就是沒有準備好面對將要來臨的困難。

 

摘要

性別焦慮症(Gender dysphoria)被假設為性別非典型腦分化(sex atypical cerebral differentiation)的一種後果。我們用基於體素的形態學測量法(voxel-based morphometry)和結構容量法(structural volumetry)的磁共振(magnetic resonance)研究中對48名異性戀的男性(HeM)和女性(HeW)以及24名雌帶基因(gynephillic)的男變女跨性別者(MtF TR)測驗該假設。我們特別注意灰質(GM)和白質(WM)部分,半球不對稱(hemispheric symmetry),海馬體(hippocampus)、丘腦(thalamus)、尾狀核(caudate)和殼核(putamen)的體積。和異性戀的男性一樣,男變女跨性別者在小腦(cerebellum)和舌回(lingual gyrus)的灰質的體積大於異性戀女性,而在中央前回(precentral gyrus)的灰質和白質體積小於異性戀女性。這兩個男性群體的海馬體體積(hippocampal volumes)都小於異性戀女性。男變女跨性別者的右側大腦半球(celebral hemisphere)和丘腦(thalamus)的體積都大於左側,而這與異性戀男性相同,與異性戀女性不同。異性戀男性和男變女跨性別者的這些測量結果沒有差異。男變女跨性別者也表現出了不同特徵,他們與其他兩個對照組不同的是,他們的丘腦和殼核體積縮小了,右島葉皮層和下額葉皮層(right insular and inferior frontal cortex)的灰質以及覆蓋右半腦角回區(right angular gyrus)的一個區域的灰質體積增加了。目前的資料不支持男變女跨性別者的大腦是女性化的觀點。男變女跨性別者身上觀察到的變化使我們關注到大腦處理身體認知的網狀結構。

 

來源:

Cereb Cortex. 2011年11月;21 (11): 2525-33。Epub 2011年4月5日 在男變女跨性別者大腦的性別差異(Sex dimorphism of the brain in male-to-female transsexuals)、Savic I, Arver S

 

分类:跨性別問題
点击数:3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