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www.thepublicdiscourse.com/2017/04/19080/

為真相歡呼:跨性別意識形態有什麼不對?

海耶(Walt Heyer)http://www.thepublicdiscourse.com/author/walt-heyer/

2017年4月27日

 

不管人們有多深刻的感受,然而根據人們的感受進行診斷和不可逆轉的治療的問題是,感受可以改變。

 

最近紐約郵報的一篇文章(http://nypost.com/2017/03/14/transgender-dad-and-daughter-transition-together/)講述了一個底特律叫埃莉卡(Erica)的媽媽、變性成為一個叫埃里克(Eric)的爸爸的故事。如果這還不够,他的兒子已經改變性別:出生時是一個男孩,後來過渡到一個女孩的生活。於是,媽媽成了爸爸,兒子成了女兒。同樣,早在2015年,新聞報導一名五十二歲的加拿大男子(http://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3356084/I-ve-gone-child-Husband-father-seven-52-leaves-wife-kids-live-transgender-SIX-YEAR-OLD-girl-named-Stefonknee.html)離棄他的妻子和七個孩子,去達到他作為一個六歲變性女孩的「真實身份」。

 

這樣的故事提醒我們,跨性別的身份是LGBTQ社會意識形態的一個產物,而不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男性或女性身份。跨性別認同不是真實的性別,而是人以社會工程要改變家庭、性別和性別認同的企圖。

 

是什麼讓人跨性別?

LGBTQ所接受的「真正的」跨性別女人或跨性別男人的標準僅僅是:那個人渴望自我認同為與他或她的生理性別相反的性別,並且被社會這樣接受。如果一個人對自己的出生性別感到不舒服,那麼,政治正確的做法就是要每個人都確認其新的「真實」的性別認同-但是這種性別認同只存在於那位跨性別者的感受裡。

 

在福克斯新聞的最近一次訪問中(https://www.realclearpolitics.com/video/2017/02/27/tucker_carlson_vs_transgender_activist_its_fair_to_ask_what_it_means_to_be_a_woman_or_a_man.html),主持人卡爾森(Tucker Carlson)多次要求跨性別律師Jillian Weiss-跨性別法律辯護和教育基金會的執行董事-「跨性別的法律標準是什麼?」最後,這位法律專家承認,「沒有法律標準。」(http://www.realclearpolitics.com/video/2017/02/27/tucker_carlson_vs_transgender_activist_its_fair_to_ask_what_it_means_to_be_a_woman_or_a_man.html

 

沒錯,跨性別的法律標準或法律定義不存在。然而,正如卡爾森所指出的,110億美元的聯邦資金被用在與特定性別相關的項目,如小企業管理局(Smal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投資於婦女擁有的企業。若沒有一個法律上的定義,這些資金就很容易被那些像卡爾森所說的、僅僅為了得到錢而自稱是女人的「騙子」所濫用。

 

當有人感覺到他們的生理性別與他們內裡的性別意識不相稱時,他們通常是患有性別焦慮(gender dysphoria)。這被定義(http://www.wpath.org/site_page.cfm?pk_association_webpage_menu=1351&pk_association_webpage=3926)為「因一個人的性別認同與這人在出生時所界定的性別有差異,而造成的不適或痛苦。」換句話說,這醫療診斷只是聽取和確認病人口頭上的自我識別和自我診斷。

 

沒有任何客觀測試能證明跨性別狀態的存在。沒有身體檢查、血液檢查、骨髓檢查、染色體檢查、或腦部測試會表示出一個人有性別焦慮。這是一個完全由病人的感覺所揭示的情况。然而,推薦的治療卻是極端的-跨性別激素和變性手術。

 

跨性別活躍分子將與此無關的雌雄同體(intersexuality)(http://www.isna.org/faq/what_is_intersex)與跨性別混為一談,為跨性別議程博取同情;大家不要上他們的當。有雌雄同體情況的人,與自我認定為跨性別的人,是不一樣的。雌雄同體是可以在身體上驗證的;跨性別者並不可以在身體上驗證。自我認同為跨性別的人,通常有典型的男性或女性的構造。

 

如何成為跨性別

一篇題為「如何從男性過渡到女性(跨性別)」(http://www.wikihow.com/Transition-from-Male-to-Female-(Transgender))的wikiHow文章,概述了為那些想成為女人的男人的一個簡單的、五個部分的系統。這是一個小樣板:

 

找一位合格的治療師。...請你在跨性別群體的朋友推薦一位治療師。瀏覽互聯網尋找有與跨性別群體工作經驗的治療師...。

 

接受診斷。經過一系列的療程,你的治療師會評估你的個人情况,做出診斷。在確定你一直經歷著如對你自己生殖器厭惡、渴望消除你生理性別的象徵,並肯定你的生理性別不符合你真實的心理性別等徵狀之後,你的醫生很可能會診斷出你有性別焦慮。

 

這些指引,是典型的對那些認為自己可能是跨性別的人的建議。我自己也採取過類似的一系列步驟。然而,回想起來,在我從男性轉為女性後來又轉為男性之後(http://www.thepublicdiscourse.com/2015/04/14905/),我看得出,這樣的建議忽略了許多重要的題目,令到脆弱的人承受風險。最明顯和最有問題的,是四個關鍵的遺漏。

 

首先,這些指引沒有提醒讀者注意治療師的偏見。請跨性別群體的朋友推薦一位治療師,保證了那位治療師會偏向於建議你進行過渡變性的激進步驟。

 

其次,指引並沒有提及或對性偏好給予警告。如果一個人在性方面、情緒方面、或身體方面受過虐待,或沉溺於手淫、變易服裝、或色情,他可能是患上一種性偏好障礙(sexual fetish disorder)。這樣的情況,很可能對性別焦慮的治療方案不會幫助得到他。

 

第三,指引沒有提到伴發的很高的精神問題發生率(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5180172)。那些已經被診斷出患有躁鬱症、強迫症、對立性違抗症行為、自戀、自閉症、或其他疾病的人,若考慮變性就必須慎重處理,因為這些疾病可以導致性別焦慮的症狀。當伴發的問題得到有效治療,那麼,性別不適可能也會緩解。

 

第四,變性後出現後悔是真實的,企圖自殺率很高。不快樂、抑鬱、和無法適應社會,都與性別過渡和變性手術前後的高自殺率有關。我的網站(http://www.thepublicdiscourse.com/2017/04/19080/sexchangeregret.com)收集了關於這一主題的學術研究,報導了那些過渡變性後對此後悔的人的個人經歷。

 

護理標準?

在理論上,醫學界跟隨跨性別健康世界專業協會(The World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 for Transgender Health)(http://www.wpath.org/site_page.cfm?pk_association_webpage_menu=1351&pk_association_webpage=3926)(WPATH)對跨性別保健的一些護理標準-現在是第七版的標準。這些標準,提供了治療那些對自己的性別認同感到不適的人的指導方針。

 

有人以為,由於這些標準存在,所以當人進行激進的過渡變性之前就會被適當的檢查篩選。不幸的是,這些標準的壓倒性主題,是肯定要變性。再次,臨床工作者並不去診斷性別焦慮。他們的工作,是認可和肯定病人對性別焦慮的自我診斷,並幫助病人完成變性的欲望。這些標準還建議,每個病人的情况是不同的,因此醫生可以(也應該)調節這些方案以適應每個人。

 

病人控制了性別焦慮症的診斷。如果一個性別專家或病人想要跳過那些篩查方案,並馬上進行激素治療和外科手術,那麼他們可以這樣做。這些護理標準並沒有要求他們遵守。

 

例如,這些標準實際上建議患者對其他心理健康狀況進行預篩查。但我經常聽到,有家庭成員說,諸如自閉症或受虐歷史等明顯的併發徵狀被忽視了。醫生或諮詢師簡單地得出結論:心理病史不重要,就允許病人進行激素治療。

 

當真的看起來像假的時候

成為一個「真的」跨性別者是如此簡單,但要成為一個假的跨性別者更容易。像我這樣的「假」的跨性別者,在開始時是真的,但當他們最終看得出變性是妄想,而停止過跨性別的生活時,跨性別活躍人士就給他們一個「假」的蔑視性的標籤。

 

如果有人得出了一個艱難而誠實的結論,就是:過渡變性並沒有導致性別的改變,那麼他或她就會被認為是對跨性別運動的威脅,必須被貶抑為不可信,隨即就出現謾罵和欺淩。要被認為是真實的,跨性別者必須繼續著幻覺,以為他或她自己的性別改變了。不管人們有多深刻的感受,然而根據人們的感受進行診斷和不可逆轉的治療的問題是,感受可以改變。

 

我的信息,是試圖幫助其他人避免遺憾,然而我的這種警告,並不受到那些强烈提倡跨性別權利的人的歡迎。有些人會覺得我的話很冒犯,但事實可能是令人不快的。就我個人而言,我想不出有比這更具冒犯性的事情:男性認為女性只不過是接受了女性激素的男性,可能有也可能沒有做過整容手術;這輕視了生理女性的奇妙和獨特性。

 

為冒犯人、令人不快的真相歡呼喝彩。讓我們重新審視男女兩性差異的美好現實,摒棄跨性別意識形態。

 

海耶(Walt Heyer)是一個作家和演說家,努力去幫助那些後悔改變性別的其他人。通過他的網站-sexchangeregret.com-和他的部落格-WaltHeyer.com,海耶提高了公眾對後悔改變性別-並因而造成的悲劇性後果-的認識。海耶的故事可以小說的形式閱讀:「Kid Dakota and The Secret at Grandma’s House」(達科他的孩子和在奶奶家的秘密)(http://www.kiddakotabook.com/),也在他的自傳:「A Transgender’s Faith」(一個跨性別者的信仰)(http://www.sexchangeregret.com/bookstore)。海耶的其他書籍,包括了「Paper Genders」(紙的性別)(http://www.sexchangeregret.com/bookstore)和「Gender, Lies and Suicide」(性別、謊言和自殺)(http://www.sexchangeregret.com/bookstore)。

 

分类:跨性別問題
点击数:3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