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www.lc.org/newsroom/details/101117-sexchange-surgery-regrets-on-the-rise

後悔變性手術的人在上升

2017年10月11日

 

加利福尼亞州薩克拉曼多(SACRAMENTO)-一位世界領先的性器官改造外科醫生被他病人中尋求逆轉所謂「性別修改手術」(gender reassignment surgery)人數的上升所震驚。

 

根據『電訊報』(http://www.telegraph.co.uk/health-fitness/body/gender-reversal-surgery-rise-arent-talking/)的一份報告,Miroslav Djordjevic教授看到了很多的「跨性別」人經過變性手術後表示後悔,並經歷了嚴重的抑鬱症與自殺的想法。Djordjevic列舉了兩個原因:缺乏關於這一題目的有力研究與手術之前缺乏精神評估和諮詢。盡管Djordjevic要求他的病人進行一年或一年以上的精神評估及之後的激素評估和治療,但一些尋求逆轉的病人告訴他,他們只是事先被問到是否有足夠的手術費用。

20171102

Djordjevic說,自從他20年前首次開始手術以來,他的病人的平均年齡已經從45歲下降到了21歲,其中一些醫學界的人倡導允許未成年人進行性別改變手術。Djordjevic認為這是危險之舉,並表示他個人不會做這種手術。

 

Djordjevic提到18歲以下可能最終會進行手術的病人时說:「我擔心五到十年後這種人會發生什麼事情。」

 

英國西南部巴斯巴大學(Bath Spa University)心理治療師James Caspian試圖對所謂的「逆過渡」(detransitioning)進行研究,但他的建議在他初步調查結果表明-年輕人特別是婦女後悔「性別修改手術」(gender reassignment surgery)的上升-之後被拒絕了(依據衛報(The Guardian)報導)。

 

自由律師會(Liberty Counsel)一直致力於擊潰在許多州試圖禁止包括牧師、教師和家長在內的輔導員向任何未成年人(包括家長自己的孩子)提供有關兒童所不想有的同性吸引或性別混亂方面的諮詢的法律提案。

 

Walt Heyer作為一個男孩由於被一名家庭成員性虐待而掙扎在性別焦慮症中-結合他祖母的決定偷偷的給他穿女孩的衣服。Heyer做過「性別修改手術」。然而,在他與耶穌基督的關係中經歷了恢復和治癒之後,Heyer以一個男人的身份回到了他的生理性別。

 

Heyer說:「從那些後悔性別轉變的人和那些仍陷在跨性別妄想中人的家庭收到的絕望的信中,我看到了要將性別擴大至不限於男女性別的政策的悲慘後果。

 

自由律師會的創始人兼主席Mat Staver表示:「建議人們可以改變他們的性別就像他們改變衣服或染頭髮一樣是危險的,人們對出生時的性別的不滿,不能通過激素和身體器官來解決。」

 

自由律師會是一個國際非營利、訴訟、教育和政策組織,自1989年以來,通過提供無償援助和代理及與其相關的主題,致力於推動宗教自由、生命和家庭的神聖性。

 

分类:跨性別問題
点击数:2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