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pjmedia.com/trending/lesbians-blame-transgenderism-for-conversion-therapy-and-rape-culture-at-london-pride-parade/

在倫敦LGBT自豪遊行中女權主義者與跨性別者發生衝突

Feminists Clash with Transgenders at London Pride Parade

20180713 1

Tyler O'Neilhttps://pjmedia.com/columnist/tyler-o-neil/

2018年7月8日

20180713 2

帶領倫敦LGBT自豪遊行的女同性戀者反對跨性別主義的旗幟在推特(Twitter)上的截屏。

 

我們告訴過你們這會發生的,這最終發生了。保守派很久以來就預測女權主義和跨性別主義最終是不相容的,但很長一段時間LGBT運動似乎可以恰好地把它們結合在一起。嗯,在星期六,當女同性戀者帶領著遊行攻擊跨性別主義時,這場運動突然爆發了。

 

在英國首都的中心區短暫帶領倫敦自豪遊行的一幅旗幟顯示「跨性別活躍主義消除女同性戀者(Transactivism erases lesbians)」!

 

這幅旗幟自然引起了轟動,倫敦市長薩迪克·卡恩 (Sadiq Khan)在一份聲明中譴責它:「自豪是慶祝差異和倫敦精彩的LGBT +社群」,卡恩的發言人告訴PinkNews(https://www.pinknews.co.uk/2018/07/07/mayor-of-london-sadiq-khan-pride-transgender/):「這是關於顯示給世界各地的人,在我們偉大的城市裡,你可以自由地成為任何你想成為的人,去愛任何你想去愛的人。出席今天遊行的絕大多數人都尊重並接受了這一點,市長譴責那些不接受這一點的人。」

 

誰是「微小的極少數人」?最後一句明確表示:「跨性別恐懼症(Transphobia)是不可接受的。」

 

雖然卡恩本來要帶領遊行,但他最終被困在「讓女同性戀者出去(Get the L Out)」這組織之後,這是一個致力於將女同性戀身份與跨性別身份分開的女同性戀組織。她們開始時要求活躍份子把「T」從「LGBT」中拿走,但是後來她們決定自己退出,要求「L」被除去。

 

組織遊行的倫敦自豪(Pride in London),對允許「讓女同性戀者出去(Get the L Out)」帶領遊行給了各種解釋。早些時候的一份聲明表明,這些組織允許女同性戀組織,以支持她們抗議的意圖。一位發言人說:「正如我們在最近的『自豪是要緊的』(Pride Matters)報告中發現的, 24%的人說一個自豪遊行是抗議。78%的人說這是一個慶典,」

 

在第二份聲明中,這些組織指出「炎熱的天氣」並關注人群的安全是允許「讓女同性戀者出去(Get the L Out)」引領遊行的理由。組織者堅稱他們「不縱容」這個團體,盡管他們沒有譴責女同性戀者。

 

組織者說:「考慮到炎熱的天氣和每個參加今天活動的人的安全,這個遊行組織被允許繼續前進。我們不縱容她們的方法和信息,並希望極少數人的行動不會掩蓋今天遊行的30,000個人的信息。」

 

許多活躍份子呼籲組織者辭職。LGBT+的自由民主黨主席珍妮·里格(Jennie Rigg)說:「有跨性別恐懼症的抗議者被允許帶領遊行,而群眾要為她們歡呼,讓我深感震驚。這是對成千上萬遊行人士的背叛。自豪遊行的組織者應該辭職並賠禮道歉。」

 

其他人在推特上攻擊這個標誌。

 

那麼,為什麼珍妮·里格和薩迪克·卡恩認為「讓女同性戀者出去(Get the L Out)」是如此「跨性別恐懼症」呢?她們不同意跨性別活躍主義,但有一個有趣的轉折。她們不僅僅是抱怨生理男性篡奪女權主義的女權主義者。不,她們指責跨性別活躍分子提倡轉化療法(conversion therapy)和強姦文化。

 

根據她們的網站(https://getthelout.wordpress.com/2018/07/05/the-journey-begins/),「讓女同性戀者出去(Get the L Out)」是一組女同性戀和女權主義的個人和組織,反對日益反女同性戀者的和厭惡女性的LGBT運動和對女同性戀者的消除。」

 

是的,「讓女同性戀者出去(Get the L Out)」相信跨性別主義意味著消除女同性戀者,而且她們實際上有一個很好的觀點。

 

「讓女同性戀者出去(Get the L Out)」反對「跨性別政治」,因為他們提倡「女同性戀者的社會轉化,鼓勵她們把自己說成是直(即異性戀)男,因此偏愛異性戀的偏見凌駕了女同性戀-這只是轉化療法的另一種形式。」

 

藉著這一個舉動,這個女同性戀團體把跨性別主義與同性戀社群中最被討厭的、令人煩惱的事-扭轉同性吸引和破壞同性戀身份認同的努力-結合在一起。跨性別主義鼓勵一些女同性戀者「認同」為男性,一旦她們「變性」-假設這些「前」女性仍然喜歡女性-她們突然變成直的!

 

然而,這並不是「讓女同性戀者出去(Get the L Out)」對跨性別主義的唯一怨言。根據女同性戀者的說法,「T」涉及提倡「女同性戀者的醫療變性,並推動有害藥物(未經測試的激素阻斷劑、魯普隆(Lupron)等)以及對完全健康身體的不必要醫療行為-這些都是對女同性戀者的厭惡女性的醫療虐待的形式。」

 

事實上,變性激素的「治療」和更激進的變性手術使人們在後來拒絕其跨性別認同時留下疤痕(https://pjmedia.com/parenting/2016/08/21/real-life-victims-of-the-transgender-cult/)。21歲的麥克思·羅賓遜(Max Robinson)曾自認是男性,後悔服用了男性激素並去除了乳房,現在稱這種「治療」根本不是治療(https://pjmedia.com/parenting/2017/10/03/woman-who-thought-she-was-a-man-on-transgender-treatment-its-not-a-cure-at-all/)。

 

對於那些已經進入青春期的人來說,變性激素會帶來嚴重的健康風險。雖然長期的醫學和心理影響尚不清楚,但睾酮在生理女性體內增加了在晚年發生卵巢囊腫的幾率。睾酮生理女性體內會導致不可逆轉的聲音變得深沉和陰蒂的擴大。

 

最後,「讓女同性戀者出去(Get the L Out)」指控跨性別活躍主義「提倡那些『認同』為女性和女同性戀者的異性戀男性(盡管他們大多數仍然保留男性生殖器)的權利,凌駕了女同性戀者選擇她們的性伴侶的權利。這種新的「酷兒(queer)」LGBT政治迫使女同性戀接受陰莖作為一個女性器官,並提倡男和女之間的異性戀性交是女同性戀者性交的一種形式。」

 

「這只是強姦文化和強制異性戀的一個新方面,」女同性戀者宣稱。

 

這可能是最有趣的指控。因為跨性別活躍主義提倡了有陰莖的生理男性可以自我認同為女性的這個觀點,因此,這些帶有陰莖的「跨性別女性」可能想與真正的女性發生性關係,並認為自己是女同性戀者。

 

跨性別活躍主義還涉及到使那些想與「順性別(cisgender)」人士發生性關係的人污名化(stigmatizing)。若偏愛生理女性而非「跨性別女性」,或偏愛生理男性而非「跨性別男性」,就被認為是「跨性別恐懼症」。

 

因此,當一個仍然有陰莖的生理男性「認同」為跨性別女性,並想與女同性戀者發生性關係,若那位女同性戀者以他是個男人為理由拒絕,就會被認為是跨性別恐懼症。

 

這就產生了一個可笑的諷刺情況,即LGBT中的L與LGBT中的T基本上是不和的,並且不能和解。一個和「跨性別女人」-即是有陰莖、但自認是女人的生理男性-做愛的女同性戀者,可以說是成了直的(異性戀)。但是如果她因為那個原因拒絕性行為,她就是「跨性別恐懼症」。

 

或者,用「讓女同性戀者出去(Get the L Out)」的話說:「跨性別運動與『酷兒』LGBT政治串通,是在強迫女同性戀者與男人發生性關係。我們堅決譴責這種惡毒的、被偽裝為進步的女同性戀恐懼症(lesbophobia)的形式。」

 

為了維護女同性戀主義,這些婦女正在反抗跨性別主義。

 

在「我們所相信的」之下,女同性戀者對跨性別主義提出了一些有力的聲明,她們寫道:「我們反對年輕女同性戀者基於她們的外表或行為不符合社會認可的女性形象而變性。有短頭髮和不喜歡粉紅色,並不是有男性大腦的標誌,也不意味著需要變性。」

 

然後是這樣:「跨性別運動是一種強化性別歧視、性別定型的保守派的運動。」是的,是的,我知道,跨性別主義是一種種族主義的左派對現實和DNA的否定的行動,但暫時容忍這些女同性戀者罷。

 

女權主義往往反對「性別刻板印象(gender stereotypes)」。相反地,跨性別主義者,鼓勵那些認同異性的性別刻板印象的人就視那個身份認同為福音真理,「轉變」為異性的一員。這違背了生物學,但這也違背了女性不應該因為她們不喜歡洋娃娃就害怕她們的女性氣質這個想法。

 

但是,跨性別主義的最有害的部分,可能是它對女性造成的危險。「讓女同性戀者出去(Get the L Out)」有一個強烈的要求:「我們要求對女性和女孩有更強有力的性方面的保護(sex-based protections),而女性保留著有性別隔離空間的權利,這些空間是排除男性-不管他們的『身份認同』-的。」

 

這也反映了有投訴說,接受跨性別就允許男性進入女性的洗手間和更衣室,在美國各地Target公司就有記載有這種偷窺現象(https://pjmedia.com/trending/2016/07/13/man-dressed-as-woman-caught-taking-pictures-of-woman-in-target-dressing-room/)。

 

英國LGBT活躍份子抨擊女同性戀者為「跨性別恐懼症」,但她們提出了應該與世界各地女權主義者產生共鳴的出色的投訴。跨性別主義和女權主義-甚至跨性別主義和女同性戀主義-都是互不相容的。不管LGBT活躍份子有多少人堅持把他們的首字母縮寫(acronym)放在一起,裂縫在開始顯現出來了。

 

保守派應該站起來,闡明對性向和性別的另一種符合生物學的理解,並讓人們了解越來越失控的性革命。如果人們開始覺醒,他們需要傾聽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