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theconversation.com/why-self-identification-should-not-legally-make-you-a-woman-103372

為什麼自我認同不應該讓你合法成為女人?

2018年10月1日

20181017 1

Shutterstock

 

凱思琳•斯托克(Kathleen Stock)(https://theconversation.com/profiles/kathleen-stock-556533

瑟賽克斯大學哲學教授(Professor of Philosophy, University of Sussex)

 

讓我們嘗試一個思維實驗。想像一下,一個「女性」這個生物類別成員沒有處於一個系統性不利地位(https://theconversation.com/uk/topics/gender-inequality-4075)的世界。想像一下,相對於男性,女性在統計學上沒有與任何更差的結果有關聯:例如,在經濟地位、事業發展、兒童期性虐待、媒體中的人格物化、或政治代表性方面。想像一下,女孩和男孩的發育完全相同。想像一下,在這個世界上,男女力量相等,沒有明顯的男性暴力(不管是性暴力還是其他暴力)侵害女性的模式。在這個假想的世界裡,如果某些男性僅僅基於他們自稱是女性就被當作為女性,有關係嗎?可以說,沒有。

 

但這不是我們的世界。女性和男性之間的一系列結構性不平等是公認的。當我們思考英國政府就改革性別承認法(https://assets.publishing.service.gov.uk/government/uploads/system/uploads/attachment_data/file/721725/GRA-Consultation-document.pdf)所進行的備受爭議的咨詢當中的兩個核心問題時,必須承認這些關於女性被壓迫的重要事實。第一個問題是,自我認同為女性而沒有醫療證明,是否足夠作為合法的性別重置的標準。第二個問題是,自我認同為跨性別女性的人,是否應該被允許進入女性專用的空間,並獲得女性專用的資源。有些人對兩個問題都回答「是」。其他像我的人認為,一個正面的回答,對原本屬於「女性」這個範疇的人會造成不可接受的傷害。

 

很顯然,女性專用的空間,如更衣室、旅館、和監獄,應該按照性別分類,而不是按照自我分配的性別來安排。跨性別女性是生理上的男性,大多數保留男性生殖器,正如研究(http://www.ustranssurvey.org/reports/show)所表明的;許多對女性有性取向(http://www.annelawrence.com/autogynephilia_&_MtF_typology.html)。如果我們認為,在保護女性免受少數不法男性侵害方面,一般來說,保留同一性別的空間是有充分理由的,那麼當男性自我認同為女性時,這些理由並不會停止發揮作用。要麼我們保持同一性別的空間,要麼結果實際上就是混合性別的空間,會對女性造成損害。

 

同時,允許自我認同作為進入女性專用資源(如入圍名單和獎賞)(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8/feb/08/self-certified-trans-women-all-women-shortlists-labour)的資格標準,似乎既鼓勵了無恥的欺騙,又被當作為驚人地不予考慮那些(仍然稀缺的)資源被創造出來的原本原因-就是應對女性在相關角色中的人數少。(菲力浦•邦斯(Philip Bunce)-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一個生理男性「非二元」(non-binary)的董事-最近被《金融時報》列入100位頂尖「女性」高管的名單(https://www.standard.co.uk/news/uk/gender-fluid-exec-named-on-list-of-top-100-women-in-business-a3942896.html),這清楚地說明了這一點)。

 

常見的反對意見

下面是對上述論點的五個常見的反對意見。第一個反對意見是:「但跨性別女性是女性。」假設所討論的保護和資源的目的是要幫助女性,這解決不了任何問題。跨性別女性不是生理上的女性。

 

下一個反對意見說,根本就沒有女性。一種進路是說「性別(sex)是一種社會建構」。這是難以置信的。盡管性別具有偶發的社會意義-通常被稱為「心理性別(gender)」(https://sexandgenderintro.com/gender/)-但是也存在著潛在的生理現實。這個潛在的現實是造成我們物種繁衍的原因。(順便說一下,如果心理性別是性別的社會意義,這也不可能是「自我認同」就成為的。社會意義是由社會強加給我們的。)

 

另一種進路是說,「性別是一種光譜」,並舉出陰陽人(intersex)作為示例。實際上,這是錯誤的:具有可預測異常值(陰陽人)的雙峰式分佈(bimodal distribution)(男性和女性)不是一種光譜。不管怎樣,這是一個轉移注意力的話。女性面對的不平等不是由於她們在某種技術意義上確實是女性而有的遺傳;而是因為她們在「民間科學」意義上、被社會歸類為女性。這對陰陽人適用,如同對「標準」女性同樣適用。只要壓迫性的不平等與這種社會分類顯著相關,那麼我們就應當充分維護對這一群體的保護和資源,以減輕其影響。

 

下一個反對意見,是否認事實上有存在與被社會歸類為女性的顯著相關的不平等。按這個觀點,沒有明顯針對女性作為一個階級的壓迫,而只是有針對黑人女性或女同性戀女性、工人階級女性或殘疾女性(等等)的壓迫。這是對一個重要觀點的扭曲:如果你把屬於另外一種、同樣受壓迫的類別的影響加到女性身上,那麼顯著不平等的機會就會增加。但這並不意味著,即使不具備這些因素,你遭受不平等的機會並沒有增加。針對女性的壓迫採取各種文化表達方式,這事實也沒有削弱這種壓迫的共同點:確切地說,它是針對女性的,我們需要一個詞彙來描述它。

20181017 2

女性和平等部長彭妮•莫當特(Penny Mordaunt)正在進行性別承認諮詢。PA

 

第四個反對意見認為,跨性別女性比女性更受壓迫(畢竟,我們被告知,許多女性有「順性特權(cis privilege)(https://theconversation.com/trans-transgender-cisgender-we-are-what-we-name-ourselves-29788)」-換句話說,她們不是跨性別者)。例如:跨性別女性在男性更衣室和監獄面對暴力,所以應該被允許進入女性更衣室,即使在那裡令女性處於不利地位。跨性別女性在工作中也面臨歧視,因此應該被准許列入女性專用的配額和入圍名單。實際上,很少資料可靠地證實這種比較。例如,英國和美國的犯罪數字(https://fairplayforwomen.com/trans-murder-rates/)都表明,與普通人相比,跨性別者不會面對更多的謀殺或暴力襲擊的風險,而且事實上可能面對更低的風險。但是,即使我們只看表面來進行比較,也有可能特別為跨性別女性提供專用的空間和資源。沒有理由認為女性應該-如一個性別歧視的社會經常期望她們要做的-是唯一為了他人而犧牲自己利益的群體。

 

最後一項反對意見認為,性別作為一個壓迫性的社會範疇,應該被廢除;而允許自我認同作為女性身份的標準也是這樣做的一種方式。我同意這個診斷,但不同意所提出的治療方案。我們首先要搞清楚女性受的壓迫。如果我們不這樣做,它將會被簡單地轉移到我們正在建造的任何勇敢新世界。

 

披露聲明

Kathleen Stock隸屬於「英國一個女人的地位」(A Woman's Place UK),她在她們的一個活動中發表了講話,並且將再次這樣做。她有出現在「對女性的公平競爭」(Fair Play for Women)的宣傳材料中。她是作為一個獨立的學術聲音這樣做的。她為這些組織所說或寫的一切都是她自己的話,並代表她所考慮過的觀點。她沒有因為這些參與而收到任何金錢或利益。

 

合作夥伴

瑟賽克斯大學(https://theconversation.com/institutions/university-of-sussex-1218)作為「對話英國」(The Conversation UK)的一員提供資金。

 

查看所有合作伙伴(https://theconversation.com/au/partners

 

分类:跨性別問題
点击数:1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