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www.frc.org/updatearticle/20190321/gender-war

性別之戰的災難之面

2019年3月21日

 20190413

「但這只是一個階段!」有多少父母向老師、輔導員或醫生發出了同樣絕望的請求?他們深知道他們的孩子不是生來身體有什麼錯誤。他們知道,孩子對青少年的身份感困擾是來自外界,這樣的掙扎不需很久的。但是在一個不惜任何代價認定放縱幻想的文化裡,誰會相信他們?

 

這些故事是源於一些家長的真實噩夢。在一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的關於性別意識形態的小組討論中,律師們分享了一個又一個的令人心碎的見證。詹妮弗·查韋斯(Jennifer Chavez))是一個自由派且有自由派客戶的律師,她解釋說,她在墮胎或者稅收的話題上與保守派意見相左,但跨性別運動是一個可以團結每個美國人的地方。為什麼呢?因為這種意識形態不尊重人。這將擾亂家庭,並搶奪未來,對於雙方而言都如此。

 

查韋斯講了一個13歲女孩兒的故事,她去學校看了一個相關演講回家就告訴她的家人她是一個「跨性別者」。「未經任何檢測和治療,媽媽就被一個『性別專家』告知去給孩子買一個乳房束帶,並且讓她服用阻止青春期發育的藥物。她被告知,如果她不服從,她的孩子可能會面臨一個高的自殺風險。她只是在後來才意識到這樣的臨床建議是多麼不準確且毫無依據。」這位自由派的母親義憤填膺地寫道,「為什麼這些醫生以一個未經證實、會改變的性別認同來對孩子進行醫學治療呢?為什麼立法者要把性別認同寫入州法和聯邦法案裡?」

 

「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的馬德琳·卡恩斯(Madeleine Kearns)(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2019/01/gender-identity-ideology-honest-inquiry-demonized/)講一個家庭的見證使大家震驚,這個家庭14歲的女兒控告她的父母「虐待孩子」,因為他們不使用她的男性名字。「在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一位兒科內分泌學家教我未成年的女兒給自己注射睾丸素。之後她逃到俄勒岡州,這個州的法律允許17歲的她進行雙乳切除手術和子宮根除手術...作為一個母親,我所經歷的憤慨和憤怒是無法形容的。為什麼俄勒岡州的法律允許孩子們做出改變生命的醫療決定?為什麼這些發誓不加害於人的醫生們允許對有精神問題和妄想症的孩子施行絕育手術和殘害?」

 

為什麼?美國正在被一個強悍、強勢的LGBT議程所操縱,他們根本不在乎你作為父母的權利和你孩子的健康。如果他們有,他們應該知道98%有性別困惑的男孩和88%有性別困惑的女孩兒在青春發育期後接受他們生理性別。美國兒科學會認為:「暗示這些孩子不是自己的生理性別是會讓他們終身受創傷的。」

 

幸運的是,一群勇敢的年輕人正在挺身而出為自己發聲。在青少年時期,他們曾認同為跨性別者,現在他們想讓世界知道這是個錯誤。Pique Resilience Project (傷害復原專案)(https://www.piqueresproject.com/about.html)的創始人在接受NRO的採訪時談到了他們這個旅程,每一段都得出同樣的結論:跨性別主義是一個錯誤且有危險的意識形態。

 

「海倫娜有一段身體不適應、對身體感覺不舒服的歷史,她曾受到嚴重的欺淩,當她轉向跨性別主義的時候,她感到很低落,她服用了大量的睾酮素。這使得她聲音改變。在18歲的時候,她並沒有考慮自己的長遠未來。她沒有考慮過著嚴重的風險和帶來不孕的後果。現在,她會給認為自己可能是跨性別者的年輕人一些建議:

 

『離開這種激進主義,這個意識形態,這個社群-想想為什麼你會對你的身體有這樣的感覺,因為有很多人有著顯而易見的理由,為什麼他們不喜歡自己的身體。』」

 

在「國家評論」上閱讀海倫娜的故事和有力的證詞。然後,確保下載FRC的「回應在教育界的跨性別運動的家長指南」。

 

托尼·珀金斯(Tony Perkins)的「華盛頓最新消息」(Washington Update)是在FRC資深作家的幫助下撰寫的。

 

分类:跨性別問題
点击数:1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