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www.frc.org/updatearticle/20190318/undress-rehearsal

20190502 5

平等法於一所高中的更衣間進行預演

One School’s Undress Rehearsal for the Equality Act

2019年3月18日

 

在賓夕法尼亞州的洪斯代爾高中(Honesdale High)裡總計至少有787名學生-但似乎其中只有一名學生得知該校的校規進行了重大變革。其餘的人則是以有史以來最可能導致心靈創傷的方式得知此事:當她們走進女更衣室時,猛然看見有個身穿女性內褲的男孩在裡面。

 

至少對一個年僅15歲的高二女學生來說,她真的被嚇死了。「那時是第一節課,」她如此回憶道:「我準備上體育課。我跟好友們一起走進更衣室(換衣服),當我正要把體育褲拉上時,突然聽見男人講話的聲音。於是我轉身過去看,他就站在對面走道盯著我看。我從上往下一看,看得出來他穿的是女生的內褲,但也看得到他的性器輪廓。」當那個男孩回盯著她看-以及盯著一整群衣衫不整的女孩們看-她內心充滿了驚恐。

 

當天下午回到家的時候,她把這事告訴爸媽。結果不止是學生未曾收到學校通知這條新政策,連家長都被蒙在鼓裡。在極度震驚的情況之下,她們致電給校長以及通報韋恩縣學區教育主管,卻猛然發現這兩名主管級人士都不特別覺得該向女學生致歉。此外,他們完全沒有提供任何協助,此舉更加證明了這個事實。該名女學生唯一的選擇就是她得先在女更衣室外面,等到男同學更衣完畢再進去換衣服-這裡明明就是女學生專屬的更衣室。

 

安德雅.蕭(Andrea Shaw)律師論及此事說道,這件事非常不公平。基本上,學校是在懲罰那些想要使用屬於自己的空間的女同學!「學校唯一的解決之道是要我的委託人先在更衣室外面等,一直等到那位異性同學更衣完畢,後來她才進去換衣服,然後上體育課就只好遲到,連同第二節課也因此遲到。他們(學校)提供的解決之道,很顯然是說他們相信我的委託人才是製造問題的人。」

 

再往南邊走一點,布爾鎮(Boyertown)裡的艾麗西斯.賴特卡貝(Alexis Lightcap)也碰見同樣狀況。她在更衣室和盥洗室裡看到男孩子,「沒有人給我們做足心理準備、預警、或者提供心理輔導」。而當女同學們對此事提出抱怨時,他們(師長)也同樣的沒有發揮同情心。如同方才那位高二生一樣,艾麗西斯以為(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tYix6u2sVk)大人的工作理當是保護學生才對。但是,事實卻完全相反,行政人員給她的回應一樣的冷淡,他們更關心在表面上符合政治正確,而不認為維護女同學的隱私重要。

 

如此一來,這群女孩面臨難以接受的窘境。蕭律師向美國教育部遞交正式抗議書(http://www.ashawlaw.com/sitefiles/wp-content/uploads/Redacted-Narrative-Complaint-Honesdale.pdf),並在文件上作出嚴正辯駁:「由於本國文化對LGBT(同志文化)議題的主張,(她)必須在自己的隱私權與遭受排擠之間做出選擇。」如今韋恩縣選擇站在男同學那一邊,女同學們則是「感到不舒服且無法忍受」-不只是她的委託人。橫跨全國的團隊中也有其他學生挺身而出,表示她們抗議在男生面前換衣服。家長們開始擔憂「如果遇到需要過夜的旅行,男同學是否會被分配跟女同學同住一間飯店房間。」女同學們不敢使用學校的廁所,因為擔心會撞見男同學。其餘的人也對自己如果去跟老師打小報告,告知自己不太舒服,那麼「老師可能會挾怨報復」感到憂心。

 

蕭律師寫道,那麼,諷刺的是,該學區對服儀極其看重。「按規定,女同學上學不可穿緊身衣、瑜伽褲、彈性纖維布料衣物、連身褲襪、展現身材的上衣或中空短上衣、短洋裝、短裙與短褲…但學校卻認為,容許一個被女生吸引的男學生在衣服脫光時盯著她們看,或是容許女生盯著(穿女內褲)卻看得出內褲底下性器形狀的男同學看,不該被抗議。」她繼續陳述道,學校之所以要區分男女更衣室與盥洗室就是為了「提供一處讓人可以穿脫衣物,而不讓異性窺視的地方」。把盥洗室與更衣室向異性學生開放簡直就是性騷擾。」

 

不幸的,民主黨國會議員們所持的看法並非如此。他們意欲假藉所謂的「平等法(Equality Act)」之美名,大開每個人的更衣室、盥洗室與淋浴間給男性。該位女學生的父親簡直不敢相信此事。「我想沒有一個做爸爸的會想讓自己的孩子暴露自己的身體給人看,尤其是她們年紀還這麼小。」上述法案係由239位議員共同連署(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6th-congress/house-bill/5/cosponsors?q=%7B%22search%22%3A%5B%22h.r.+5%22%5D%7D&s=1&r=1&overview=closed#tabs)。我很想知道,如果這些議員當中有任何一位的女兒,只因某天被迫在另一個年輕男生面前換衣服,而哭著回家,他們會作何感想?

 

「這根本無關乎黨派議題,」捍衛自由聯盟(ADF, 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的克利斯丁.衛格耐(Kristen Waggoner)在某社論對頁版面上針對美國國會所寫的精彩時事評析中,作出上述堅定表示(https://thehill.com/opinion/civil-rights/434155-equality-act-would-turn-back-the-clock-for-women)。「那些女性主義的同性戀者(http://womensliberationfront.org/baltimore-lgbtq-commission-anti-lesbian-bias/)一度在其他所有議題上與我意見相左,但在這一點上卻與我站在同一陣線,但其聲浪卻在自己的社群中被其他聲量壓倒,只因她們堅稱女性的隱私空間必須保留給女性…我們所有的人都同意,具備性別焦慮的個人理當受到同情,也當維護其尊嚴,但是盡管一個男人(在或多或少程度上)具有什麼自我認知都不會把他變成女人-也無法改變何謂身為女性的現實。我的隱私、我女兒的隱私權,以及我母親的隱私權絕對不是建立在某個男性對其性別認知的基礎之上。

https://youtu.be/BGpw04zTMAk

 

 

 

分类:跨性別問題
点击数:1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