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www.dailysignal.com/2019/06/06/this-teacher-came-out-to-his-students-as-transgender-and-expects-them-to-go-along-with-it/

這位老師向他的學生表明跨性別者的身份,並期望他們接受

This Teacher Came Out to His Students as Transgender, and Expects Them to Go Along With It

 

Nicole Russellhttps://www.dailysignal.com/author/nicole-russell/

@russell_nmhttp://twitter.com/russell_nm

2019年6月6日

D:\My Documents\Peter\TXLYD\跨性別問題\TransSchool-1250x650.jpg

馬克•文森特•布森巴克(Mark Vincent Busenbark)希望他的年輕學生不要稱他為先生(mister)或者小姐(miss),而是「混合(mix)」。(Photo: itakdalee/Getty Images)

 

妮可•羅素(Nicole Russell)是《每日信號》(Daily Signal)的撰稿人。她的作品曾發表在《大西洋》(The Atlantic)、《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政治報》(Politico)、《華盛頓時報》(The Washington Times)、《美國觀察家》(The American Spectator)和《父母雜誌》(Parents Magazine)上。

 

跨性別活躍份子續將他們的生活方式和語言偏好強加於兒童和大學生,卻少有來自行政官員的干預。所有這些都鼓勵年輕人否認生物學,並接受這些新「規範」作為事實。

 

典型例子:馬克•文森特•布森巴克(Mark Vincent Busenbark),威斯康辛州麥迪森市艾里斯小學(Allis Elementary School in Madison, Wisconsin)的男性科學老師。

 

今年5月,布森巴克播放了一段視頻,展示給在場的所有年級的小學生,從幼稚園到五年級,視頻中他作為跨性別者「出櫃」了。

 

在視頻中,他給孩子們讀了(http://lc.org/060319TranscriptBusenbarkVicaSteelMixBookReadingwpictures.pdf)一本書,名字叫做「他們叫我混合」(They Call Me Mix),其中包括這樣的對話,如:「『男孩還是女孩?』你是男孩還是女孩?你怎麼可能兩者都是?有些日子我的確兩者都是。有些日子我兩者都不是。大多數日子,我是處於兩者之間。」

 

在視頻結束時,布森巴克說,「現在,讓我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要用我妻子斯特拉•斯蒂爾(Stella Steel)的姓,我不要使用先生(mister)、小姐(miss),而是『混合(mix)』。所以你可以叫我『斯蒂爾混合(Mix Steel)』。對於我的代詞,你可以叫我『他們』,『他們』和『他們的』。」

 

他建議,那些不同意他跨性別的人是出於「恐懼」和「仇恨」的動機,將所說的這些人描繪成幽靈般的、可怕的人。在布森巴克的臉書(Facebook)頁面上,他說出了向每個學生展示這段視頻的目的,是讓「所有(孩子們)都能知道我是什麼人,我正在成為什麼人。」

 

自由律師團(Liberty Counsel),一個宣導宗教自由團體,正在調查此事。創始人兼主席馬特•斯塔弗(Mat Staver)在一份聲明中(https://www.lc.org/newsroom/details/060419-wisconsin-teachers-assault-on-students)說:

 

令人憤慨的是,學校管理者允許一名男性科學教師讓孩子們接觸到這種宣傳,宣揚關於基礎生物學的混淆,並指示學生用假名、頭銜和代詞稱呼他。這些易受影響的學生並不是為了驗證布森巴克的性別認同而存在。父母送孩子上學,相信他們將學習學術課程,而不是成為教師戲劇表演的參與者。

 

這不是第一次發生,也不可能是最後一次。然而,這是在小學中正在發生的情況中,我所看到的第一批報告之一。

 

2018年,一所大學發生了這種情況。肖尼州立大學(Shawnee State University)教授尼古拉斯•梅里韋瑟(Nicholas Meriwether)(https://www.adflegal.org/detailspages/blog-details/allianceedge/2018/11/06/where-does-it-stop-professor-forced-to-use-female-pronouns-for-a-male-student)成為官方投訴的對象,因為他拒絕用女性代詞來提一名決定跨性別的男學生。

 

出於妥協,梅里威瑟提出用他的姓來稱呼這個學生。這並沒有阻止該學生向大學提出正式投訴,該大學展開調查,促使梅里威瑟尋求法律顧問。行政官員隨後向他發出書面警告,警告他如果不服從的話,將「採取進一步糾正行動」。

 

事實上,還有一個非常相似的情況,加拿大心理學教授喬丹•彼得森(Jordan Peterson)最初之所以如此出名:不是因為他的著作《12條生命規則:混沌的解藥(12 Rules for Life: An Antidote to Chaos)》,而是他堅持(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iijS_9hPkM)加拿大政府不應該強制要求人們在提及以跨性別者作為身份認同的人的時候,使用跨性別者所「優先選擇的」代詞-特別是那些看起來完全是不自然的,比如「ze」。

 

在維吉尼亞州有一個類似的爭議,導致公立學校教師彼得•弗拉明(Peter Vlaming)失業(https://www.dailysignal.com/2018/12/10/this-teacher-was-fired-for-misgendering-a-student-who-could-be-next/)。如果《平等法案(Equality Act)》(https://www.dailysignal.com/2019/05/08/equality-act-is-about-civil-tyranny-not-civil-rights/)獲得通過,我們可以預見在全國範圍內(https://www.dailysignal.com/2019/05/11/equality-act-could-impose-left-wing-lgbt-curriculum-on-whole-nation/)看到這種事情。

 

不幸的是,跨性別者的「權利」和強迫其他每個人的順從是同一個硬幣的兩面。縱觀我們的教育制度,當學生和教師在容忍和接受的幌子下被迫贊同虛構的謊言,兩者的權利都遭到踐踏。學生被迫使觀看「出櫃」的視頻。教授們被迫稱男學生為「潔西嘉(Jessica)」,否則會被貼上不寬容或偏執的標籤。

 

然而,這裡真正的偏執是忽視關注那些被迫使用毫無意義的標籤的人的權利。

 

強迫10歲及以下兒童說話的方式尤其令人震驚,因為這個年齡的兒童是如此具備可塑性。這位小學教師不僅告訴學生他選擇的身份-因為這是公然否認生物學,所以是假的-而且他強迫學生這樣稱呼他。

 

在一個應該提倡言論自由、思想、教育和好奇心的體系中,強迫性言論是對我們孩子的嘲弄和歪曲。這樣的言論是行政部門、教師和家長必須打擊的。

 

 

 

分类:跨性別問題
点击数: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