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www.frc.org/get.cfm?i=WA19G38&f=WU19G14

https://www.frcblog.com/media/filer/2019/07/24/072419_hormone_763x400.jpg

醫生需要查驗他們對青少年跨性別手術的動機

Doctors need to examine their motives on trans teens

2019年7月24日

「這比簽手機套餐容易多了。」15歲時自認是跨性別者的海倫娜(Helena),第一次服用激素處方時就是這樣描述的。當她走進診所時,不需要治療師的批准或任何形式的評估。「你只要在檔上簽字,他們就會給你(藥物)。」在她服用睾丸酮17個月之後,希望自己從來沒有服用過。

有些人正在警告父母和青少年在性別混淆問題上不要聽信這種文化,海倫娜只是這些人中的一個。她堅持認為,「這是一種社會性的傳染,」(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corner/former-transgender-teens-speak-out-listen-here/)。對於像她一樣難以融入的孩子來說,社交媒體告訴他們,變性是讓他們受歡迎的一種方式。她告訴馬德琳•卡恩斯(Madeleine Kearns),「這樣做,是一件很『時髦』的事。」但是,像很多已經遠離了那種生活方式的年輕人,當海倫娜回首往事,仍然不寒而慄。「我想我當時不是非常明白…那些(我所做的)事情將在20年內影響我。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這件事情是如此混亂,對於像我這樣的人獲得激素太容易了。」

美國兒科醫學院院長蜜雪兒•克雷泰拉博士(Dr. Michelle Cretella)對此表示贊同,並指責醫學界在這一危險議程中是有同謀關係的。在一封給美國衛生局局長傑羅姆•亞當斯(Jerome Adams)的信中(https://www.acpeds.org/wordpress/wp-content/uploads/7.16.19-Surgeon-General-letter1963-v4.pdf),美國兒科醫學院提出了警告,他們稱之為「一個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影響被診斷為性別焦慮症(gender dysphoria, GD)的兒童和處於青春期的青少年。」他們指出,這是「一個如此可怕的問題,以至於英國皇家全科醫學院本月早些時候向公眾發出了前所未有的警告。」

沒有任何形式的長期測驗,當下的未成年人就被建議接受藥物和改變生命的手術,把這個當作新的「護理標準」。她堅持認為這是錯誤的,尤其是考慮到61%-98%的受影響兒童,「如果讓他們自然進入青春期,就會長大成熟而不再有性別焦慮症。」克雷泰拉博士在星期二的《華盛頓觀察》節目中解釋說,這些激素都是有毒的,它們被注射給甚至只有8歲的兒童,在某些情況下,是未經父母許可的。

「這純粹是喪心病狂,」她告訴聽眾。「這不是藥物治療…我們說的是8到12歲的(孩子)身體裡注射滿了合成激素,這些激素與發育阻礙器和跨性別激素相結合,會產生嚴重的副作用。(我們正在給孩子們判刑)終生依賴這些藥物,這使他們面臨的風險包括心臟病、中風、糖尿病、癌症以及持續的自殺念頭或想法…這是系統性的兒童虐待。」

更糟糕的是,克雷泰拉博士指出,醫學界很少有人願意直言不諱。「我們有醫生和製藥公司從兒童的痛苦中獲利…(而他們真正需要的是)治療方案和健全的諮詢,以解決任何潛在問題。」她指出,在這場「大規模的跨性別主義推廣」之前,醫生們都很謹慎。他們知道,「絕大多數對自己的性別感到困惑的孩子,如果他們在經歷自然青春期階段得到足夠支持,就會最終成熟以克服這種困惑。」她在11項研究中解釋說,這已經被記錄在案。「但那是在所有跨性別宣傳之前。」

現在,即使遠在英國的診所裡,也都有檢舉者,「他們對這些孩子所經歷的事感到驚駭。他們已經站出來說明,『看,我們有證據表明這些孩子受到了嚴重傷害,』但這些證據正在被壓制。」克雷泰拉博士說,這就是為什麼她的組織決定現在就寄出這封信-在情況變得更糟之前。


她警告說,那些提出質疑的醫生正在受到斥責,「或者他們基本上被送去再教育。這是政治化的醫學,」她悲傷地說。有一些有權力的醫生願意接受「意識形態高於科學。」她承認,也許是出於好意,但「沒有科學理論作為依據」。而科學-還有勇氣-對於像海倫娜這樣的年輕人是唯一的希望。讓我們衷心希望衛生局局長亞當斯也這樣認為。

分类:跨性別問題
点击数: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