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www.lc.org/newsroom/details/072919-no-men-in-womens-sports

女性運動中不要有男人

No Men in Women’s Sports

2019年7月29日

 

華盛頓特區—最近發表在《醫學倫理期刊》(Journal of Medical Ethics)上的一項研究證實(https://jme.bmj.com/content/45/6/395),抑制男性運動員體內的睾丸激素水準並不能消除他們相對於女性運動員的自然優勢,這一事實反駁了民主黨國會議員的說法,他們聲稱應該允許生理上是男性的運動員參加女子體育項目。

 

剛過了的5月,美國眾議院通過了所謂的「平權法案(Equality Act)」(HR 5/S 788),將聯邦法律保護範圍擴大,包括性傾向、性別認同,並迫使在女童和女性的體育運動中,將生理上是男性的運動員納入女性運動隊。這將使女性處於不利地位(https://nypost.com/2019/03/04/trans-athletes-are-making-a-travesty-of-womens-sports/),並損失掉本當屬於女性運動員的頭銜,記錄和獎學金,甚至可能導致與運動相關的嚴重傷害。

 

國會中沒有民主黨人投票反對《平權法案》,他們一再淡化生理性男人在與女性運動員對抗時所擁有的競爭優勢。

 

眾議員伊爾漢•奧馬爾(Ilhan Omar)稱(https://dailycaller.com/2019/02/06/ilhan-omar-transgender-powerlifting/)說那些自認是跨性別女人的男性具有「明顯的競爭優勢」是一個「神話」,並認為不允許生理性男人與女人競賽是一種「歧視行為」。

 

眾議員凱蒂•希爾(Katie Hill)淡化了(https://dailycaller.com/2019/07/25/transgender-athletes-womens-sports-science/)對於該法案對女性運動員所產生的影響的擔憂,並說,「這是散播關於跨性別女性參加體育運動的恐懼。」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傑里•納德勒(Jerry Nadler)說:「跨性別運動員根據性別認同參與體育就具備競爭優勢,關於這樣的論點尚未得到證實。」

 

但是,兩名生物論學教授和一名生理學教授,發表論文「競技體育中的跨性別女姓:科學和道德方面的考慮(Transwomen in Elite Sport: Scientific and Ethical Considerations)(https://jme.bmj.com/content/45/6/395)」得出結論,那些自認是「跨性別女人」的男運動員,相比與他們競爭的女運動員,具備「不可容忍」的優勢。作者引用的調查研究表明,「健康的年輕男性,當其迴圈睾丸激素水準降低[低於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的準則]二十個星期後,並不會失去明顯的肌肉品質。」

 

最新的國際奧委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IOC)(2015)準則允許生理性男子參加女子組比賽,「只要他們的睾丸激素保持在10 nmol/L以下(還有其他事項)。但是,這一水平大大高於生理性女人的水平。」

作者指出,「激素療法不會改變睾丸激素的間接作用。例如,激素療法不會改變跨性別女運動員的骨骼結構,肺活量或心臟大小,特別是如果她在青春期後期變性,那麼包括關節連結,心博量和最大攝氧量在內的自然優勢都將被保持下來。」

 

男運動員已經很容易在女童和女子運動中獲得勝利。一些示例(https://www.wnd.com/2017/03/female-athletes-crushed-by-women-who-were-once-men/)如下:

 

 

自由法律顧問團(Liberty Counsel)創始人兼主席馬修•塔斯維爾(Mathew Staver)說:「一些政客在推動生理性男子參加女子體育比賽時已經失去了所有對現實的理性。LGBT激進分子以所有人的『平等』為幌子所宣導的這項所謂的『平權法案』,使男性在女性運動員身上享有不公平的優勢。結果,為了參加比賽而經過艱苦訓練的女運動員將失去應有的頭銜、記錄和獎學金,甚至遭受與體育有關的嚴重傷害。這沒有什麼公平或平等的。」

 

自由法律顧問團是一家國際性的非營利,訴訟,教育和政策組織,自從1989年起,致力促進宗教自由,生命的神聖,和家庭,通過在這些事務以及相關主題方面提供無償援助和代表。自由法律顧問團,通過高清晰網路電話(Skype)和線路終端網路(LTN)不收費地供應優質的無線廣播電視面談。

 

 

 

分类:跨性別問題
点击数: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