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carm.org/battle-over-words

咬文嚼字之战

Matt Slick

知识与道德之战,往往在乎咬文嚼字。所以必须给字词下定义,了解其中意义或含义。所谓意义,就是字词的字面意思;而含义,就是隐晦的、情感上的意义。举例说,「母亲」一词,指生孩子的女性;而含义,则指慈爱、关顾你、爱你的亲人。含义有褒有贬,「母亲」一词带良好感觉;「偏执狂」则带恶感(含义)。自由派人士用字,常以带好感字眼描述己见,给对手扣以带恶感字眼。举例说,你常听说「同志平权」,因为「权利」带好感。我们都支持别人有权利,对不对?于是同运分子将「同志」和「权利」配对,创出新词,令人听着顺耳,藉此抹黑反对者,令他们看来像是反对别人之权利似的。

另一例子,是「恐同」。自由派用以指所有不认同同性恋活动者。这个词的字面意思是,恐惧同性恋者。「恐惧」带负面情,他们就用以形容反对同性恋的人。以下多举几个例子。

有关系(Affair):指搞婚外性关系。现在常用此字取代「奸淫」,因后者含义负面。世风日下,用来形容性行为的字眼也随之而宽松。

多元(Diversity):「多元」的含义正面,同运分子用以形容所推广事情,别人反对他们,就等于反对多元。若论及种族、性别、年龄等事,多元的确是好事;同运分子利用这个政治正确、含义良好的字眼,用以谈「性取向」,并指恐同者反对多元。

基民(Gay):自由派用「基」这个字,英文本身有「快乐」的意思,再配以其他字眼创造新词,如「基权」(gay right);留意「权」字也带正面含义的。有「快乐」意思的「基」字初为同性恋者圈子术语,现已普及,成为「同性恋者」的代号。留意他们用这个字的时候,等于塑造、控制了对话,已令保守人士处于不利位置。所以别让他们得逞,别让他们给对话定立框架,不要用他们的字眼,不要说「同志平权」、「基权」,要说「同性恋者干扰立法」或「同性恋者要求特权」。

不寛容(Intolerance):同运分子谈同性恋者受迫害,会用这个字指摘人-所有反对同性恋的人都不寛容;但他们却不会用同样字眼,形容同志如何不寛容、逼迫守护传统价值的人和基督徒。同志团体常将反对者描绘成老古董、偏执狂,这其实也是对看重传统价值人士之不寛容;他们也用同样方法攻击基督教会。同运组织之一「动起来」(Act Up)-甚至会到教会,在别人崇拜的时候捣乱,但传媒会说他们不寛容吗?不会。这卷标一律以形容珍惜传统价值、不认同同性恋的保守派。

伴侣(partner):「伴侣」本身含义中立,自由派藉以创出新词,如「家居伴侣」。留意他们很少用「夫妇」等字眼,因带有传统婚姻一男一女缔结婚盟的意思,他们不想有传统婚姻,于是弃用。此为另一例,可见他们欲主导对话,否定传统价值,另辟意思中性的字词,以推广所提倡事宜。

受害者(victim):这个字情感色彩强烈,同运分子常用以自述,指别人迫害他们。却从不会用同样字眼形容那些遭同运分子迫害的人。1998年同性恋者Matthew Shepherd遭两名反同凶徒虐杀,传媒即大肆报道,形容他为恐同仇恨的受害者。但遇有相反例子时,传媒却不会用同样字眼。试问有谁听过Jesse William Dirkhising的案件?他是个年青人,来自美国阿肯色州,他「被捆绑,拖行、虐待,鸡奸,最后因被灌以药物及捆绑不当而死」,凶徒是「两名男子,警方供词指二人为『恋人关系』」。[1]

同运团体和传媒常大玩文字游戏,以粉饰或掩饰真相,我们必须注意,因文字力量很大。我建议,在谈及同性恋问题时,不要用同运分子的字眼,要用正确字眼。比如说,别说「伴侣」,要说「夫妇」。别说「同志平权」,要说「同性恋者的议程」。别说「恐同」,要说「支持异性恋」或「支持传统婚姻价值」。对待同性恋者,要有耐性、要有爱(歌罗西书4:5-6),然而对方要是对基督教有不寛容行为,要直言。他们若侮辱主,也可称他们「恐基」(christophobic)。要实话实说,因为耶稣也是如此。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你们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马太福音23:27-28)

[1] http://en.wikipedia.org/wiki/Murder_of_Jesse_Dirkhising.

 

分类:权利、道德等问题
点击数:7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