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ashenden.org/2016/10/25/when-refusing-to-call-a-man-they-becomes-a-hate-crime/

當拒絕稱一個人為「他們」構成「仇恨罪行」

20161216

在加拿大多倫多,兩位教授公開打嘴仗。一位是臨床心理學教授,另一位是物理學教授。如果法律按預期被成功修改,那麼其中一位教授可能會進監獄。

他們甚至不認識對方。你可能會謝天謝地,因為它發生在加拿大,它可能永遠不會發生在這裡,所以我們可以鬆口氣;然而那些到目前為止已在加拿大-西方世界最先進的文化之一-發生的眾多變化,很多被複製到了其他地方。

這是首個將「父母」從出生證明上刪除的國家,理由是如果男同性戀和女同性戀家長不能構成一父一母,就會因此感覺到受歧視,於是,這個詞應該被廢除。

又一次的爭吵是關於抵抗新馬克思主義的穩步發展,新馬克思主義要求取消性別的生物類別,並替換為社會建構。

實際上,這不全然是臨床心理學教授喬丹·彼得森(Jordan Peterson)所反對的。

事情是這樣的,另一位教授皮特(A. W. Pete),一位物理學教授,自稱為「非雙人」(non-binary person)。也就是說,無論他生來如何,無論他目前的生理構造如何,無論他的xy染色體組成如何,他並不認為自己是一個男人或一個女人。

彼得森教授對此沒有意見。他只是想要皮特教授開心。但問題是,皮特教授堅持人人都不能稱他為「他」或「她」,而是要以「他們」(they)作為人稱代詞-儘管事實是他並非自稱是有多重人格障礙,並且只存在一個他。

你可能認為,一位物理學教授對一個單數實體(他)被描述為一個多數實體(不是他)抱有強烈的態度,但他並沒有。對他來說,被描述為一個非雙人比做對數學題意義更重大。

事實上,皮特說,除非喬丹·彼得森用「他們」來指代他,否則他不會再開心了,他說,因為喬丹不會那麼做,他覺得受到了侮辱。

喬丹說,雖然他希望皮特開心,而他會盡可能地不稱他為他或她,他不會被迫稱皮特為「他們」;理由是,那不是真話。

如果這個故事有一絲令人愉快的內容,那可能只是這個吊詭,即一位心理學家想要在數字和科學上弄正確,而一位物理學家則願意給人類經驗提供一個比統計數字更大的平台。

但是,這個故事不僅沒有令人愉快的內容,而且還將變得更糟。

安大略政府正在通過一個有爭議的法案,稱為「C-16」。如果這聽起來沒那麼嚇人,別被騙了,它的確是很恐怖。事實上,它最終可能會依法將喬丹送到監獄。

原因不是,他認為一加零等於一,而且一是單數,不是複數,原因是由於他拒絕皮特堅決要求別人以非雙數的複數代詞「他們」來稱呼他,喬丹將被視為有罪-沒錯-你猜對了-仇恨罪行。

C-16法案擴大了加拿大人權法案和刑法典,將性別認同和性別表達添加到禁止歧視的範圍。

因此這將意味著,如果它通過了,那麼若你「誤稱」一個自稱為「他們」的非雙體人為「他或她」-你將被加拿大法院判為仇恨罪,後果就是成為一名罪犯,如今,就是被社會排斥的人。

喬丹·彼得森教授為此深受困擾,而且也為著潛藏在事件之下的一些問題苦惱。他不僅不想因為沒有稱皮特為「他們」而炒魷魚和送進監獄,更且他強烈反對政府強迫他說出一些顯然不是「真」的話。

他也對歷史上出現的極權主義非常熟悉,而且他說,極權主義就是這樣開始的。政府出台法律禁止某些形式的言論,強迫公民說違背自己意願的話。

作為一個心理學家,他也認為,讓人們思考和檢查自己想法的唯一方法是,讓他們自由地大聲說話。正是這樣,人們通過與其他人互動來改變他們的想法;他認為,如果沒有這種互動,壓制通常會導致暴力。

他感歎地說,沒有人會開聲反對這種「文化馬克思主義」,因為任何冒如此險的反對者,都會被媒體暴徒拐彎指責他們有偏見;而且,開聲反對的效果就這麼一點兒。

也許,一切都歸結為,真話有多重要,由誰來決定什麼是真話,為了捍衛真話我們願意付出多少。

我越來越明白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寫這句話的意味-「在一個欺騙的時代,說真話一種革命行為」。

 

分类:同性恋运动压制自由
点击数:3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