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www.frcaction.org/updatearticle/20190619/fight-freedom

20190801 1

維持體育裡的宗教自由的鬥爭

2019年6月19日

由FRC執行編輯丹•哈特(Dan Hart)撰寫

 

體育是公共生活中尚存的為數不多的、讓來自各種背景、秉持不同信仰和教義體系的人們可以聚集在一起、共同分享運動體驗、欣賞體育和粉絲互動的場所之一。

 

或者至少體育本該如此。

 

在今天高度政治化的氣氛下,似乎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逃脫⸢警覺的⸥政治正確的無情黑洞,甚至連體育也不能。在FRC舉辦的演講者系列(Speaker Series)活動(https://www.frc.org/events/religious-freedom-and-sports)中,詹妮弗•布賴森(Jennifer Bryson)博士舉了一個又一個例子,關於LGBT的議程如何強行進入到體育中,特別是足球運動,美國男女國家隊的球衣上都有彩虹旗標誌,隊長的袖標上,鞋帶上,甚至是球員被要求走過的地面上都有。

 

當運動員的工作和宗教信仰被政治事業所拘禁,使體育運動成為可能的運動員是否被允許表達反對?不可以。只要問一下簡安妮•欣克爾(Jaelene Hinkle)(https://www1.cbn.com/video/SPR65v3/controversial-decision-threatens-budding-soccer-career),她拒絕為美國國家隊穿著以LGBT為主題的球衣,之後便面臨著巨大的騷擾(https://www.weeklystandard.com/kevin-d-williamson/soccer-player-jaelene-hinkle-is-protested-in-portland-for-declining-to-wear-an-lgbtq-jersey),或者約瑟普•佈雷卡羅(Josip Brekalo)(https://www.eurasiareview.com/28082018-bundesliga-football-player-refuses-to-wear-captains-armband-with-lgbt-colors/),作為球隊隊長,他被要求佩戴以彩虹為主題的袖標,但他拒絕了,或者伊斯雷爾•弗洛(Isreal Folau)(https://www.churchmilitant.com/news/article/israel-folau-sues-rugby-australia-for-anti-christian-discrimination),他被澳大利亞國家橄欖球隊和他的職業隊解雇,因為他在照片牆(Instagram)上表達他的宗教信仰。

 

正如布賴森博士所指出的那樣,對於體育界來說使這種事態狀況更加離譜的是⸢LGBT⸥中的⸢T⸥。當自我認同為跨性別者的人士正在威脅要結束被我們所熟知的女性體育運動(https://www.frc.org/updatearticle/20190502/settle-score)時,運動員不得反對被強加於他們身上的跨性別議程。

 

隨著這個問題繼續在各個層面上撼動體育世界,布賴森博士列出了一系列有用的步驟,我們所有人都可以採取這些步驟來解決體育中的宗教自由問題。像國際足聯(FIFA)這樣的體育組織可以開始強制執行已經載入名冊的的規則,反對政治性符號。父母可以為自己和在團隊中比賽的孩子們做好準備,以應對威脅並了解體育中政治性陳述和符號的規則。運動員應該在他們各自的球隊和聯賽中宣導更多的宗教寬容。非營利組織可以提供更好的資源。國會可以舉行聽證會並採取立法行動,將政治問題排除在國家體育隊之外。

 

普通公民可以做些什麼?⸢讓所有人玩耍⸥(Let All Play)(https://www.letallplay.org/)的創始人布賴森博士已經向國際足聯發起了一項CitizenGO的請願(https://citizengo.org/en-us/node/170719),敦促他們停止在足球中使用政治性符號。

 請務必查看這項重要的演講者系列活動(https://www.frc.org/events/religious-freedom-and-sports)的全部內容。

20190801 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托尼•珀金斯(Tony Perkins)的華盛頓更新是在FRC Action高級作家的幫助下撰寫的。